Pages

Navigation Menu

【Issue】創意的跨國界流動:席捲亞洲的南韓綜藝節目熱潮。


創意正透過無形的網路傳播,因為被喜愛而廣受歡迎,也進行了一連串的知識移轉。而創意的發想來自於生活與文化的強烈激盪,又該如何複製後再創新......


聽著最近韓綜製作人羅英錫說著目前正在籌畫製播以《兩天一夜》第一季為班底找回姜鎬童等人來攝製播《新西遊記》,這就像是看到各自分飛的偶像團體成員再度合體一樣的開心,但這一切還有一個觀看的重點在於將會採用中韓同播的方式,拍攝的內容主要也會是前往中國大陸。這讓我想起很有趣的一點,還記得在2008年的《兩天一夜》當中因為爬了長白山還有好長一段時間的爭論,因為地理位置在於敏感的中韓交界,但是現在則是打破了這個界線。 

最近中國大陸購買南韓節目然後進行翻製的速度可以說是越來越快,根據騰訊娛樂的統計目前在2015年光是有看到的節目就有將近20個。版權的銷售不再單純的只有播放權利,他可以說是更加延伸到技術授權甚至是共同製播,節目的放送範圍更是從單一國家擴展成同時在兩國播映。目前中國大陸也看中韓國綜藝節目製播的軟實力,今年七月的時候,MBC資深綜藝製作人與編劇六人等直接加盟到了北京的娛樂公司,希望可以藉由軟實力來打造全新形態的綜藝節目。

為何會從單純的買版權到現在直接挖角,主要原因在於中國大陸對於韓國綜藝節目可以說是呈現瘋狂買進的狀態。因為有著「南韓知名」的這塊招牌,大部分的購買版權的節目就算沒有獲得最大效益也可以立於不敗之地,這也是熱門韓綜被一掃而空,甚至是還有傳出預定還未上檔的節目的原因。

根據中華民國剪輯協會的資料顯示,在綜藝節目上台灣的製作費平均為96萬;南韓288萬;日本1630萬和中國大陸3380萬。面對大陸的重金收購,南韓綜藝節目已經從三四年前的每集1-3萬美金授權金,到今年SBS透過《RUNNING MAN》獲得300億韓元的收益。而最為令人感到誇張的製作費則是落在《奔跑吧兄弟》單集製作費超過8000萬台幣。這樣的製作費,其實大部分的金錢都是花重金邀請嘉賓。像是黃勃出演《極限挑戰》的出場費為2.4億台幣;而一個節目又都不只一位,這樣的高製作成本,雖然有足以支撐的品牌贊助與觀眾基數,但也開始出現過高的製作成本與出場費風氣也成了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


如果買不到版權的也會用各種名目方式來仿效節目,希望可以達到相同的效果。前幾天最大的話題就是MBC當家節目《無限挑戰》被中國電視節目《極限挑戰》拷貝節目內容,這種現象不是第一次出現,會鬧得滿城風雨的主因在於國家電視台在七月初的時候直接和MBC簽約將在十月份播放中國版的《無限挑戰》,但這樣的技術合作就真的可以達到製作大眾所喜愛的綜藝節目嗎?

南韓綜藝節目現在的蓬勃發展也是長時間所累積出來的成果。現在中國大陸所呈現的很像2006年那時候南韓熱播的《X-MAN》和《情書》,放眼望去都是大陣仗的明星(現在回過頭去看發現還都是大明星)。而正統的南韓綜藝節目構成上基本都是由一位中心主持人搭配2-3位的輔助主持人和諧星,然後再加上來賓。近年則是因為以10集左右的偶像團體實境綜藝節目群起,慢慢培養起一些偶像藝人的主持能力。比較有所磨練的助理主持也慢慢地轉移到有線電視台來獨撐大局。最後事實證明也都獲取不錯的成績,像是JTBC由俞世潤領頭的《非首腦會談》、申東燁的《魔女狩獵》和鄭型敦的《拜託冰箱》。


南韓的電視節目與台灣大不同,大多都是每周播放一集,所以在每次的拍攝大概都需要將近一天的時間進行節目的拍攝,再透過後製將內容進行剪接編輯。而讓人喜愛的韓綜最大的原因就在於那藏在細節裡的魔鬼:「字幕」當中(最近還有優質BGM)。舉例《無限挑戰》的吐槽骷髏頭;兩天一夜與三時三餐藉由特色化的字幕將出演人員做出更鮮明的角色設定。

除此之外,如果有長期看南韓綜藝節目的人可能會觀察到的一點在於南韓的綜藝圈很小,大家都是同吃一鍋飯的朋友或前後輩,也就因此其實常常會有到隔壁串門出現。這個特色我將它稱之為是用人情所累積起來的藝能。人情有兩種,一種是出演藝人的人脈關係。再舉《無限挑戰》為例子,想要看到蘇志燮在藝能上出現可說是微乎其微的機率,但是他們因為有鄭俊河的人脈所以大家最後也都要變成朋友了,甚至想要每年都來個蘇干支特輯也不無可能。還有《無限挑戰》的節目製作上需要高度的藝人配合度,雖然有固定的錄影時間,但還是常會有臨時拍攝,甚至是場景以及錄影方式可以說是百百種。制式化的在棚內大喊我很孤獨與跑到金繼東家,哪一個感受會更強烈?而這些呈現都是人情所累積起來的成果。


除了朋友間的人情互動,另外一種就是與觀眾的互動。《柳錫烈的寫生簿》每次的舉辦都有一個主題,然後讓觀眾根據主題寫下申請理由來受理,所以在場的觀眾大多都是會有所共鳴。《兩天一夜》在首爾大學內要完成任務而尋找學生幫忙卻最後成了大見面會,這種因為對節目的喜好所產生的熱度與集中力,可以說是成為節目所產生的附加價值!

而可以引起話題的南韓綜藝節目之所以會引起話題然後走的長久的主因,往往都在於它存在著核心價值。《爸爸去哪兒》和《超人回來了》的育兒推廣;《三時三餐》的自給自足的有機農生活;《魔女狩獵》的兩性關係了解;《HappyTogether》模擬情境對話秀;《兩天一夜》的南韓國內短期旅行和《無限挑戰》的緊跟時事的單元式綜藝。而被稱作國民節目的《兩天一夜》和《無限挑戰》更是在經歷過大變動和低潮期還是細水長流,如果在當地旅遊的時候就會發現,幾乎每天都在播放,就算是多年前的集數也可以不斷的重播就好比我們的周星馳系列。

隨著為數不少的綜藝節目被翻製,每個綜藝節目都請來難得一見的天王天后,然後藉此來炒熱話題,但內容的部分卻大多都還是走向煽情與誇張甚至是造假,而這樣的節目熱度又能夠維持多久呢?南韓拍攝綜藝節目的手法現在正大量的被中國大陸所吸取,在看節目時還是會感受雖然有著高成本的大製作,但腳本與內容度還是略顯薄弱,很大的重點在於原先的教育意義走向娛樂的視角。除此之外,中國大陸還是有製作精良的原創節目,像是最近新撥第二季的《十二道鋒味》和曾造就出古典男神的《中華好詩詞》。


再回國頭來看看台灣,目前要說最具代表性的綜藝節目大概也就只剩下讓人愛罵又愛看的《康熙來了》和《型男大主廚》還有最近肯花重本與心思而頗受好評的《綜藝玩很大》。台灣的綜藝節目的製作其實都是將主要特色放在主持人的身上,根據不同特性的主持人來開設節目,像是話題百無禁忌的《國光幫幫忙》;知性談話的《小燕來了》;台灣新住民的分享《WTO姐妹會》和親子關係對話《爸媽冏很大》等等。

不少節目台灣其實都早有開設,但會發現都是以單一模式(大家排排坐、面對攝影機或主持人)來進行節目,我們不是缺少開設節目的主意而是在最終的執行上都顯得大同小異。像是《WTO姐妹會》和《非正常會談》都是同類型的節目,話題都很有趣,但就是少了對節目的細節(服裝與座位)的掌握差了一大截。上節目其實就要有成為公共人物的認知,因此形象還是需要塑造。不是要打造不食人間煙火,但也要讓人有尊重節目的想法,不然每次看總覺得有多個世界平行真的很難把節目繼續看下去。

大家都知道台灣的收視群體很小,所以總是以低成本的方式開設一連串的談話節目,可是隨著來賓來來去去都是同一批人,就成了名副其實的殺時間。NCC有藉此放寬冠名的限制,但是卻僅變成電視台另類賺錢的方式,每個節目前面總是掛著長串的品牌名稱,但實際上當初所為了增加製作費的美意,卻沒有在製作節目的品質上有所提升。我們應該有著許多的創意可以創造出經典,但也希望可以看到僵化的台灣綜藝節目可以有活水注入。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