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Navigation Menu

【韓劇】甲乙關係與性別歧視下的生存之道:玉氏南政基(욱씨남정기)。


這兩年的戲劇看下來,職場劇中必要的勾心鬥角會有,但越來越不在成為話題的中心,反而是隱形的『甲乙關係』成為處理一部戲劇好看與否的關鍵。

台灣與韓國是個社會結構極為相似的國家,但是在30年前在選擇扶植企業的時候出現了分歧,在1980年代中小企業是台灣的中流砥柱,全國前十大企業的全國GDP占比只有8.2%,可是在2010年的時候則來到了60%;南韓在五十年前選擇傾全力扶植財閥企業,使得在2013年的時候,南韓國內的前30大財閥的營收是全國GDP的80%,其中三星與LG更是提供超過30%,分久必合的國家經濟發展路線,讓現在台灣與韓國都走在同一條路上。


臺灣早期做代工起家,中小企業多是各品牌的外包企業,在多數人都站在同一競爭起跑線上,使得台灣企業所擅長的效率創新與追求規模經濟成為競爭優勢,而從過往能夠長久發展到今天的企業都是有著長遠的競爭力。可在韓國,因為產業供應鏈多被企業自身所發展出的子公司所承包,所以當有外包業務出現的時候,各企業自會使出豺狼般的氣息來爭奪,最快且有效的方式自然就是依靠人脈,這個世界共通的語言。
對於外包企業 是沒有第二次機會的 所以只能夠看別人的臉色
因為是最後一次的機會 因為心急 
所以沒有用商品說服別人 只想著用人際關係處理 ---第一集
即使有著人脈,可「甲與乙」無時無刻地出現在生活中。在南韓,因為注重輩分、年紀與權力的擁有者與否,將『甲乙關係』在各類的社會環境底下打下深厚的暗樁而難以撼動;在台灣,把『甲乙關係』發揮到極致的正是目前在台灣企業占比超過八成、年度GDP比重更高達七成的服務業。


有錢的就是老大、說話就能夠大聲,這是我們對甲方的刻板印象。用另一種方式來區分則是能夠賦予、剝奪與推卸責任的是甲方;只能被動地接受一切不平等待遇的是乙方。可這一切並不是憑空出現,根據獨立記者楊虔豪發佈在獨立評論@天下的一篇:韓國實相─「甲方的橫暴、乙方的眼淚」當中將韓文中的「甲與乙」做了註釋:「在韓文中,『甲』與『乙』的稱號,代表的是權力排列的關係:具支配地位的甲方,能透過優勢財力資源或依附於更大的權力集團,對排列在其後的乙方恣意欺凌甚至併吞。
我們是乙方並不意味著我們不明白那些不合理的地方
可是如果只想著自尊心的話 那會連乙方都當不成 這個社會就是這樣
竭盡全力也要當乙方的那種迫切 (甲方)你們不會了解
不 就是因為你們太了解 所以這個地球才會這麼運轉著 ---第二集
根據調查2015年的社會新鮮人求職,台灣平均需要3.7個月才會找到一份工作;南韓則需要花上1年的時間,尤其大家常說「先求有,再求好」,可是多數的人卻難在這段時間當中找到穩定工作,也讓第一份工作的平均在職時間不滿15個月,然後再付出更多的時間進行二次求職。當中更是不包含為了求職在就學期間為了增加技能(SPEC)所花費的時間,也因此兩個國家之間讓年輕人在大學畢業後的就業志願為大企業、公家機關與智庫(分析研究與提供策略的機構,通常是研究所或相關機構)。

在戲劇當中我們很常看到只要描寫到職場打拚的部分,總會以阿諛奉承描述;主配角們求職時處處碰壁,最後所簽屬的合約,其實都是隱性的甲乙關係。開始將這面向攤在檯面下的則是從兩年前開始將就業當成一盤棋局探討新生入社的就業問題的《未生(미생)》;從身在底層的乙方因政治人生成為擁有發話權的甲方《Assembly(어셈블리)》;擁有高社經地位的醫生還是制約在金錢遊戲的《龍八夷(용팔이)》。



在台灣我們或許對「甲與乙」這詞的出現熟悉的買賣合約當中,就像是1與2、A或B一般的符號代稱;在韓國則卻賦予了上對下的意義。過去想要踏進大企業多是因為它能提供較優渥的談判條件,可現在則多是為了那個「名」而進入,至於談判條件根本別提,因為你成為了屈居弱勢的一方,變成了「乙」。
合約上並沒有說甲乙雙方是主僕關係---第三集

成為甲方 可能就只是一會兒的夢 站在乙方的立場來想
不是對自己(的產品)不感到自豪 而是缺乏自信 ---第五集

本來想從底層爬出來的我們 再次為了成為乙方 淒涼地屈服了 ---第六集
玉氏南政基(욱씨남정기)在一開始男主角南政基就以典型的「乙方」做登場,做為防禦型悲觀者(不管什麼時候能站在最壞的角度上並積極採取防範措施的人),所以在一開始社長就針對這樣的個性指出小心翼翼的性格並無法成就大業,也凸顯他為了不壞和氣在各類人際關係當中扮演稱職的乙方。女主角玉多情則是身為大企業當中的女性白領主管,雖然有才華可是卻也在擔任甲方的時候被長官與同事作為乙方看待,在到達一定階級之後,升職被同事奪走、自身的努力在長官眼中只是他的提拔才有今天,也讓暴躁的她最後霸氣的辭職並轉業帶領「乙方」走向「甲方」。

在看著玉氏南政基(욱씨남정기),雖然名字很怪,但說故事的方式就像一場場的拳擊賽,在快狠準的步調上獲得人氣,就翻倍的收視率成長就可以知道當中所引起的共鳴之大,尤其就目前用兩集說完一個故事的節奏,不拖泥帶水地讓人看得很過癮。在「甲乙關係」之外,玉氏南征基還有想要探討「我們為了什麼而工作」以及「性別歧視」。

從第三集開始因為準備發展品牌而開始整頓得玉多情從眾星拱月的「甲方」變成有求於人的「乙方」。在現實中一樣作為中小企業在員工工作當中會有很大的彈性能發揮,但作為乙方的中小企業卻限制重重,共通點在所需要考慮的經營之道除了要找到買方、供應商,還要壓制競爭對手並維持有效的行銷策略,可隱藏在底下的現金流更是會讓中小企業難以支撐的原因,因為大公司開票期限起跳60天以上,可是購買原物料常常會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面臨這樣的壓力,想要建立品牌更是難上加難。
就是因為大公司想盡一切辦法阻饒 所以在開始的同時就失敗了 ---第四集

因為是小公司 所以有任何事情都要全員到齊
因為不是大公司 沒錢的話就連生產線都要停止 ---第五集

小公司最大的資本就是它的品牌 ---第五集

沒錢沒後台 錢也不想花 那能做什麼 ---第五集
根據統計資料顯示,在新創品牌或企業當中工作,是能夠激發一個人對於工作的熱情,主要原因在於他能提供實踐自身價值並獲得成就感,尤其是這個讓自己一手拉拔的品牌或企業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般,當然想要提供最好的給他。可是當只為了賺錢而工作的同時,這代表著開始向現實妥協,儘管我們多麼的不想,但迫於社會的壓力,我們依舊走在這條路上。

在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當中,我們會先滿足安全的需求才會考慮自我實現的需求,所以玉多情面對難題所表現不卑不亢的態度是令人羨慕的,當大家都以為她會低頭的時候,她卻用大家忽略的方式推進,然後讓在小公司中需要一人身兼多職的員工能夠發揮所長,工盡可能的讓人從中找到自信心,而這也是六集下來看到Lolely Cosemetic的員工最大的改變。
即使要低頭 也要保護自己想保護的 這才是真正的自尊心
比起自尊心 職員們更想要能夠保住他們飯碗的的上司 ---第三集

雖然溫飽很重要 該有堅持的自尊心還是要有
捧著沒有自尊心的飯碗 吃的時候也只會讓自己感到悲哀 ---第四集

自尊心對於每個月用工資來養活家庭的人來說是很難放在嘴上的
但在怎麼樣也不能將自尊心和溫飽放在同一個水平上秤量
可測量的基準對於每個人來說都是不同的 ---第六集

就算生活再怎麼不簡單也要像人一樣的活著
因為放棄了自尊心 所以像狗一樣的掙錢 ---第六集
除此之外,另一個討論的議題點在於男女的工作權。在台灣有越來越多的企業會遵守兩性工作平等法來保障員工的權益,即使聊勝於無,但在現今社會當中女性的工作權益的確有所提升,像是在台灣2014年女性擔任企業負責人的比例將近36%;但對於在南韓工作的女性來說就沒有那麼幸運。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EF)所公布的全球性別差距報告(Global Gender Gap Report)當中指出在全球135國中,南韓居於第108名;紐約的亞洲協會(Asia Society)在上個月公布的數據當中發現南韓女性的薪資只有男性的51%,南韓女性在公司擔任主管的人數更僅占有1.9%。尤其是結婚對於在南韓的男女性的影響更是天差地別,在南韓就業網站《Saramin》調查有71.8%的女性認為婚姻對工作帶來負面影響;可75.9%的男性認為婚姻對工作有所助益。
我們都很卑劣 共同分享了成功的果實
可是為了我們的成功 旁觀了不當的犧牲 ---第五集

帶著偏見 因為是女人 
所以認為會用男人所不能用的方法
陶醉在本部長所帶來的成功同時
雖然不是真心 但裝作相信您 ---第五集


當男人成功的同時,旁人會稱讚他很有交際手腕;當女人成功的同時,伴隨而來的表面的讚美但背地裡則滿是閒言閒語。玉多情就是如此,會和Lovely Cosmetic的談判合作是因為升職的機會被其他人和理事的關係而做掉,所以才會接手;人設中離婚了兩次,但看到強力競爭對手的挖角得知她非常有能力,衍伸出許多茶餘飯後的話題,讓南政基對她的印象不是靠實力上位,所以才會有一系列出糗的事情不斷發生。
在感到委屈和憤怒的時候應該要拿出對策
誰是原創不重要 是和顧客搖擺不定的想法爭鬥才重要 ---第六集

我們依舊要不斷地奔跑 依舊要低頭哈腰
不管如何都是要活下去 不管如何都要堅持下去
裝在精華裡我們的人生、眼淚、飯碗和自尊心
因為這份要堅守的信念 讓我們變得更加堅強 ---第六集
看這部片的時候真的就把它當睡前影片來催眠,對新人編劇的作品感到青澀,但即使有著收視保證的李枖原,可從一開始看到劇名只有一陣茫然,再看到沒有精實身材大叔樣的尹尚炫都會想問祕密花園中帥氣王子奧斯卡去哪了?可這一切都在追劇之後變得不重要了!在真實的生活當中本來就不會有那麼多帥氣的角色,有的多是庸庸碌碌為生活奔波忙碌的人們,但至少有這機會可以刺激思考,即使大環境不能夠輕易改變。但每個人所撼動的一小步也會積少成多的影響到地球的震盪。

過去我將《他們生活的世界》當中對於電視劇的定義:「太過真實呈現生活的電視劇總是不被人喜愛」奉為圭臬來看待收視率,但近年大家對於電視劇的要求,更是希望透過劇集來獲得共鳴甚至是發揮影響力,也讓我逐漸改觀,尤其目前收視率逐步逼近《記憶》,或許有機會來場反攻也不一定。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