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Navigation Menu

【韓劇】從低處仰望所看的人生風景:嫉妒的化身(질투의 화신)。


人生似乎總是會以鬧劇進行開場,然後在過程中摸熟遊戲規則,漸入佳境;《嫉妒的化身》好像也是這樣,恍惚了兩集之後,忽然切入正題。

到現在我還是搞不懂,為什麼編劇和導演用了一個令人丈二摸不著頭腦的突進來讓女主角狂摸男主角的胸部,在開播的第一周的時候,看到那噴飯的「摸胸」,只能說編劇成功的用四集告訴了觀眾,男性也是有胸部的,所以也會有得到乳癌的機會。請各位哥哥姐姐弟弟妹妹爸爸媽媽爺爺奶奶等人,要定期進行健康檢查,保護關心自己的身體。



除此之外,編劇用表娜麗這個在電視台當中作為約聘雇的天氣播報員,講了一番韓國嚴苛的就業環境。還記得《玉氏南政基》的張美利嗎?即使身為公司的一員,做著自己應做的工作,可總因為自己約聘雇的身分而戰戰兢兢地工作著,面對長官言語性騷擾,也只能吞忍下來,因為一有反擊,那痛的還是自己。兩人如出一轍的職場待遇,這也顯現出女性在韓國就業市場的弱勢,主因除了刻板印象外,就是女性就業需要公司所付出的社會成本更高,使得企業在聘雇時有所顧慮。

近年,因為世界各地邁入全球化競爭,使得企業所追求的利潤大幅的降低。又正逢2008年的金融海嘯,在生產成本無法調降的前提同時要穩住不斷攀升的失業率,開始出現不同於以往的就業型態-『非典型就業』。它其實是種缺乏保障的就業,在企業追求COST DOWN的過程中,因為無法降低生產生本,進而將公司所需人力外包,形成了世代就業的分水嶺。過去能從畢業就在公司從一而終的情況,在現今的社會中卻成了天方夜譚。因為在看不見前景更難養活自己的的工作,又怎麼能夠說服自己安於現狀?
如果我們做得像個主播的話,有誰說過會讓我們成為主播?
其實我們就只是在新聞當中出現一次的天氣播報員,不是嗎?
台灣有22K,韓國則是有38K的困境。台灣蓬勃發展的中小企業一度成為佳話,即使現在台灣貢獻GDP主力已經由十大企業掌握,可還是一股中堅勢力。相較韓國GDP的八成由前30大財閥貢獻,中小企業甚至是自營業者面對大軍壓進的情況無力抵抗。這樣的情況也造就出常聽到人說:「進了三星上天堂,不進三星下地獄。」其實就是代稱南韓的就業市場。

劇中孔曉振所飾演的表娜麗完全把那種憋屈敢表現的一覽無遺,雖說是在電視台上班,可其實她只是個前途茫茫、每天只有一分鐘的時間出現在觀眾面前的約聘制天氣播報員。一百多萬韓元的月薪需要安頓自己和弟弟、打扮自己、上補習班可以說是完全不夠,所以努力地包辦公司裡所有能賺錢的雜工,只為了在電視台長官面前留下好的印象,讓自己可以轉戰主播台有一絲機會。

這樣的表娜麗,曾經問過主考官當時落選的分數差距,得到的答案是「知道了只會讓你難堪」,因為在看似公平的選拔中,還有隱形的條件:後台。所以在前進無路,後退無門的情況之下,就待了四年的時間。所在的位置有很尷尬,作為天氣播報員,可並不所屬主播局而是列於記者的報導局。可又有人會問,為什麼她不離開,去其他地方或許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


在韓國,要把一個人培育到大學畢業平均需要花費超過800萬台幣,從小不只是要會讀書,更會不斷精進增加額外的技能,原因在於韓國奇特的就業環境。根據韓國勞工社會研究院的數據顯示,2014年中小企業員工的平均每月工資只有大企業(300人以上)的56.7%,更甚至同為派遣職,在中小企業跟300人以上的大企業相比工資就差了2.7倍,這也是為什麼多數人仍是不斷的往財團就業窄門鑽的主要原因。
我一直很需要朋友和戀人。  
為了達成這個目標,除了上班腦中想的就是賺錢,也堅持地上了兩年補習班。在這樣不上不下的情況下,該忌妒、怨嘆還是繼續投入努力呢?嫉妒,就像是在自己的傷口上不斷灑鹽;怨嘆,就像是把自己變成深宮怨婦般充滿負能量;繼續投入努力的正能量又不知道有沒有用完的一天?看的到可卻永遠吃不到,有人又會說這是一種酸葡萄心理。可如果你的生活重心受到不平等的待遇時,還能長保平常心嗎?
你知道為什麼我的名牌的掛繩是紅色嗎,當上主播的話就變成藍色了。
天氣預報員是隨時都有可能捲舖蓋走人的紅燈臨時工;
主播則是穩定的綠燈,也就表示是正職員工。
在我眼中,電視台裡的人看的不是名牌,是掛繩的顏色。
過去的就業簡單的只有正職(Full-time)和打工(Part-time),在為了降低企業的成本,生成了約聘僱和派遣制度,工作內容是FT,薪水與福利則是PT,這樣的風氣目前在世界各個國家都相當盛行,人力仲介公司在台灣有超過500家,在韓國更是有著2500家以此獲利豐厚的公司生存著,尤其是韓國更是位居亞洲第一,約佔就業人口的三成。

根據主計處統計,2015年台灣的非典型就業人數約78萬人,在就業人數比率中佔約7%,其中有61萬的工作是臨時性或派遣性質。當中的調查還有提及有超過八成的非典工作者滿足於現狀,而非不得已從事該項工作。這原因可以歸納為,台灣非典就業者當中除去年輕人打工以及老年人二度就業,在壯年人口的求職中,這些職缺多是開在公家機關與大型企業之中,也因此較為吸引人就業,換句話說是累積經驗值。

在韓國和台灣不同的則是在於中小企業因為無力與財團企業抗衡,為求生存與獲利將人力外包的比例更是佔了整間公司的八成,在中小企業的員工其實就與非典型就業者同等弱勢。去年韓國所發表的「青年失業的展望與對策」當中把這嚴峻的情況推上輿論尖頭,因為在15-29歲的389萬就職青年當中,有兩成的人在畢業後第一年的工作都是一年以內的合同工,青年失業率在僵固的就業職場上更來到9.5%,可實際情況其實比這還嚴重,因為當中沒有計入沒上學也為求職的青年。在看著劇中桂美淑和房智英拿著主播應徵員額跟氣象播報員轉正職作為吵架時的氣話,相對較就業市場上那些拼命努力的人,總感覺荒唐可笑。




孔曉振這次的角色雖然沒有像《沒關係,是愛情阿》那樣的鮮明,可卻也在舉手投足間表現出了作為派遣員的卑微,在不斷襲胸的過程中,還沒有落入花痴女的稱號;也難為曹政奭在不同人的席襲胸之下總要淡定的面對,那場乳房檢測真的看得好痛;可最令人陷入的是高庚杓這次的形象,溫暖的人設加上到現在為數不多的對話,每次出現的眼神都覺得好有戲。目前所釋出的戲劇文案其實都已經正劇相差甚遠,到底「嫉妒的化身」是什麼也無從看出,還有這部戲的調色反而走向一種復古感,把目前清爽乾淨的主流拋向一邊,不按照牌理出牌成了看點。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