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Navigation Menu

【電影】用屍速列車(부산행)的驚悚人性,引起海外對韓影的注意。


蔓延一整周的電影話題絕非《屍速列車》莫屬,這部片話題度不僅於它給看了人性,更在無形之間展現了韓國文化軟實力的高度。

觀看《屍速列車》的過程中我被嚇了很多次,它所帶來的緊張感和恐懼感,其實都要歸功於第一次轉執真人演出的動畫導演延尚昊。劇中除了要求真實的棚搭景跟大量空拍外,更有超過1/3也都有倚靠後製協力製作,十月的時候也會有動畫前傳《起源:首爾車站》在台上映,把整個故事說的完整。

2013年由韓國導演奉俊昊執導,並由朴贊郁監製所改編Jacques Lob的科幻漫畫《末日列車》,雖然沒有進入韓國的千萬票房榜單,但憑藉著它作為韓國影史上最成功的跨國際作品且最高投資金的拍攝,所呈現出的視覺效果大為驚豔,讓這部片成為韓國電影的里程碑。隔年,運用大量後製技術所拍攝而出的《鳴梁海戰》,在講述歷史之餘,讓人看到韓國高規的影視製作技術,並成為韓影史上不可跨越的一道牆,觀影人次1761萬高居榜首。

因為《鳴梁》的歷史層面難以跨越地域性而沒有走出韓國,《屍速列車》則沒有這項包袱而高舉大旗成功進軍海外市場。《屍速列車》的製作費加宣傳費約為100億韓元(約2億台幣),就目前已經在全球獲得超過八千萬的的票房在台灣則是用不到30個小時就超越高掛在臺韓影最高人氣14年的《我的野蠻女友》(票房2300萬),並已超過3000萬票房。



這次《屍速列車》的話題崛起,除了在網路各大影評的好評發酵之下,最重要的是它緊抓觀眾進入電影院的目的「享受刺激的震撼畫面」。而擴大這效益的是觀眾對於亞洲可以製作出好萊屋規格感到驚訝。目前亞洲圈所製作的電影作品其實都各有特色,中國熱衷大卡司和翻拍影視作品、香港專精於槍戰與黑社會的燒腦斡旋、日本獨樹一格的發展自身文化、臺灣喜歡拍攝青春熱血跟在地化題材,韓國則是極盡煽情的選拍各項題材。

好的影視作品製作需要軟硬體的互相配合,早在九零年代《侏羅紀公園》在全世界的熱映,更是在全球獲得850億韓元的票房收入,讓當時的韓國社會與媒體體積極的呼籲政府進行人才培育,也在當時有出國深造影劇技術的留學潮。此外,韓國國內的三星、LG、大宇電子也看中電影市場進而開始進行投資,最先影響的就是硬體設備的提升。但隨著投資與回收不成正比,以及在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影響下,紛紛放棄投資業務,以至於最後留下的CJ苦撐著,最後在燒了3000億韓元之後的成功,是現在蓬勃發展的主因。


其實CJ曾經有對韓國國內的電影市場進行研究,發現到超過五百萬觀影人次,就可以稱作是熱門作品;在電影題材選擇上,以「愛國主義」為主軸的題材最是會引發票房熱潮。在這些條件之下,進行投資與拍攝。目前在韓國上影的國產電影的票房已經連續兩年超過兩兆韓元,總觀影人數也連續三年超過兩億人次,更甚至韓國國內的觀影人數比率高居全球之冠。

而韓國電影市場有別於其他國家的地方,在於特許的銀幕配額制度發生作用,為了保護國產韓片,從1984年開始政府規定,全國的韓片上映天數需要146天,後因為與美國簽訂FTA而放寬到73天,藉此增加海外上映片數。也因此在韓國國內觀看韓國電影的人次比外國電影還要多,更讓海外電影在韓國上映時會將韓影上映時間納為考量因素。

以韓國最大的發行商CJE為例,整合製作、發行與映演的垂直結構,使自資的電影有穩固的上映空間,戲院票房給予集團大量的資金流,營收資金則重新投入電影製作,以便提供戲院穩定的片源,如此的產業鏈循環,為發行商同時累積資本及最具價值的片庫。  ---李天鐸
而要說韓國電影可以蓬勃發展的原因之一在於當地的發行商,像是CJ的CGV、Showbox、Cinema Service等都是做為電影輸出給觀眾的主要窗口,他們不僅負責代理、發行,更會垂直整合製作與上映排檔與行銷企劃,也使得韓國國內的企業寡占市場,可以主導影視發展。在韓國平均一部電影的製作成本在5億韓元,跟好萊塢動輒百億以上的製作經費,如何在相差30倍的經費之下進行發揮,更需要靠的是其他外力的支持。


《屍速列車》的劇情面其實略顯薄弱,雖然很多網站都說從中看出人性,但這本來就是災難片會有的要素。劇中太過善惡分明的角色設定、還有在橋段的連結上還是看的出來主角威能都覺得可惜,但適時出現的笑點在順暢的編輯上給了這部戲亮點,不會令人感覺到冗長。在我們推薦給旁人的時候,它可以讓我們不多加思考就給出推薦的原因,這才是這部電影成功的關鍵。




文章撰寫:艾利斯
圖片來源:MOVIEEXPRESS
資料來源:全球競爭時代台灣影視媒體發展的策略與政策規劃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