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Navigation Menu

【韓劇】滿身標籤的韓劇,從《步步驚心:麗(보보경심:려)》的收視率看端倪。


今年的韓劇關鍵字絕對是「先製後播」一馬當先,而原本美意除了商業考量外就是改善拍攝環境,可沒想到製作出來的戲劇卻沒有預料中的評價!

周一周二的夜晚,韓劇可以說是呈現白熱化的「討論潮」,因為就韓國國內的收視率來看,《雲畫的月光》漫步雲端,《月之戀人-步步驚心:麗》則是在泥灘裡掙扎!這樣的開盤,可以說是跌破大家的眼鏡,因為將兩者的投入和產出相比,可以說是兩個極端,前者像是精緻小品的規模製作,相較後者的華麗主菜的多方投資並搭上與中國同步撥出的商業模式,正好也體現目前韓劇在追逐商業利益之下的四大盲點。


【盲點一:收視群體的鎖定】

一部電視劇作品的製作想要獲得好的評價,在製作前可以設定劇情的類別和走向,但不能預設收視群體。而《步步》的盲點之一就是給人的第一印象就已經把自己框架住,讓許多觀眾對它貼上「一群穿著古裝,說著古語的現代人在談戀愛」的標籤。


它想要討好所有人,可卻在過程中走失。桐華的原著是以中國著名的九龍奪嫡作為時空背景,縱使在韓國撥出也獲得好評,但海外作品要進入韓國市場,總是會進行大幅度地改編以符合當地民俗風情,《步步》也不例外。作家翻遍韓國歷史後找到太祖王建的兒子們勉強符合,可背景還是大有不同,因此在需要符合史實的前提下,所進行的改編把爭奪皇位原有的清冷壓抑感變成青春古裝劇。在既要能夠發揮出史劇的嚴肅感又要討好觀眾喜好的前提之下,反而讓這部戲抓不到觀看重點,尤其在偏頗的收視重點上,更難有所發揮。


【盲點二:外銷導向的市場選擇】

在韓國演藝圈當中有不成文的規則的是演員地位大於偶像歌手,所以許多偶像明星會往戲劇圈挑戰。在以人氣為基底的市場底下,許多還沒有熟練的演員開始被推到最前線,製作公司比起有底功的演員更願意投資在新生代上,雖然在國內的收視可能會遭到滑鐵盧,可在外銷上則是無往不利。

今年提前製播的韓劇名單《奶酪陷阱》、《太陽的後裔》、《任意依戀》、《灰姑娘與四騎士》和《步步驚心-月之戀人:麗》以及還沒上檔的《花郎》和《師任堂》。一字排開最大的特徵就在於有著在海內外高人氣的偶像演員擔綱主角,這也是外銷為導向所製作的作品最需要的元素,尤其面對中國擅長將點擊率轉換成金流,更容易吸引投資。

要說《步步》在韓國的收視拉不起來的原因,多是因為被貼上太多的標籤,在電視主控全掌握在大齡女子們的手中,小鮮肉固然養眼,也會視覺疲勞,這也是實力綠葉和資深演員存在的最主要意義。


【盲點三:電視台與宣傳方式】

長期看劇其實也有些歸類心得,像是KBS擅長青春、校園題材、MBC擅長改編以及中長篇史劇;SBS則是以強打陣容來穩固收視。這就我們的民視三立台灣適合狗血八點檔、公視探討社會現象、三立和八大播偶像劇一樣有各自擅長的領域。


除此之外,最大的差異在於宣傳。邊拍邊播雖然對對演員上是一大負擔,但是行之有年的操作方式也讓劇組和電視台有著一定的默契來進行宣傳,像是透過電視臺可以看到即時的現場探班、片花以及現場訊息,還有演員透過社群網站透露的小花絮,大大的增加追劇的樂趣。

可在先製後播的分工當中,宣傳主導權在製作公司身上,透過由他們固定的資料披露進行廣宣,演員們無法同步分享拍攝過程,自然也沒有辦法有話題度來聚焦,更因為前線媒體參與度低,造成多有公式話題而沒有太多延伸。最可惜的是《步步》在中國來說的注目度一直被拿來與原版相比,可分析評論多還是圍繞在收視率上,這也成為被貼標籤後的負面影響。


【盲點四:故事線的聚集與發散】

因為不是長篇連續劇,所以在主演設定上更需要精簡化地讓人抓到重點。拿《雲畫》和《步步》兩相對照,前者的主線就是繞在男女主角,其他人來推進主線進度;後者的人物過多,再加上神剪輯與各角色自成支線的敘事風格,讓劇情不斷的原地踏步。再將原著來相比較,同樣有著眾多人物角色,可明確的分出四爺派和八爺派,比起大鍋炒的說故事來說更具吸引力。

拿《步步》的第十一集來說,重點雖然放在吳尚宮身上,可推進了所有進度,加速各個角色之間的化學變化,這才是觀眾想要看到的。《步步》到現在可以維持話題以及有高升的討論度,最大的功臣還是李準基,他的演技幫這部戲設下了停損點,再加上因為劇情而陸續演技上線的姜河那等皇子們,想必會幫這部起頭沒有聚焦於演技的評價,加值關注度。
戲劇的製作本身就是文化的呈現,對海外觀眾而言,是因為它說故事的方式被認同所以大受歡迎,即使是不同國情和故事背景,也不會因此產生隔閡。
臺灣的影視作品還是多由電視臺主導拍攝,相對讓導演、編劇的發揮空間降低。許多有理想抱負和現實考量的藝術工作者們往中國發展。拿最近看中國製作出品的戲劇來說,會覺得相當熟悉,像是顧漫作品的三部曲,幾乎都有著臺灣的製作團隊來操刀,《微微一笑很傾城》的特效、劇本來自臺灣的團隊貢獻良多;《杉杉來了》更是因為是熟悉的劉導的作品和好故事工作坊的合作,在敘事風格上更令人感到親切,甚至覺得整體作品都顯得流暢。


臺灣的市場規模小,是不爭的事實,但不代表各類型製作團隊沒有競爭力。記得《一把青》當初也有中方想要投入,但是會將原本的故事多作調整而可能要改變,考量之下曹導決定婉拒,可即使在緊縮的資金下,作品也有著水準之上的表現。再看最近騰訊出品的《親愛的公主病》,全片除了男女主角不是臺灣人之外,從幕前的卡司到幕後製作團隊都是臺灣幾乎是一手包辦,這也令人感到可惜,所掛的作品是陸劇。

韓劇的野心很大,因為它背負者將韓國文化帶向世界,所以不斷的強化它們的製作,也在中國的資金開始對海外的影視製作產生影響的同時,當中也包含出乎意料的後製與剪輯影響戲劇的發展,讓韓劇成為最大的苦主。最近開始發酵的限韓令,也開始影響中韓合作的關係,會不會減緩主要面對中國導向的戲劇製作還有待觀察。

金援的挹注固然能讓作品可以有更精緻的製作,但面對接踵而來的干擾越多的情況之下,還能不能保有本質這就是考驗製作公司的取捨。但可以斷言的是,失根的作品,即使為目標群體量身打造也找不到它的觀眾。




文章撰寫:艾利斯
圖片來源:各劇官方網站、GOOGLE
資料來源:NAVER-Nstore

Ψ本文同步刊載於【娛樂重擊】:從《步步驚心:麗》看韓劇先製後播模式的四大盲點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