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Navigation Menu

【韓劇】疾呼寬鬆世代下的社會病徵:浪漫醫生金師傅(낭만닥터 김사부)。


對於現在年輕一代的人而言,身上總有著許多的標籤,像是台灣會笑稱年輕人是草莓族、香港稱他們為廢青、日本將他們圈類為寬鬆世代、韓國則是代稱為三拋(五拋、七拋)世代。

但除了標籤這個虛擬的抬頭以外,去年中國的螞蟻金服更將它實體化為「芝麻信用」作為一個人的信用評分,分數的來源是根據大數據分析你的行為能力、人脈關係、信用歷史、履約能力和身份特質(像是身家背景、學歷、就業環境...),然後企業可以根據這些資料,將你劃分階級提供不同的服務內容。
為了能出人頭地、想選好邊站好隊,我知道我活得很卑鄙,你說的都沒有錯!但是,把這個世界變成現在這樣子的人,不就是你們這些老一輩的人嗎?像我這種一無所有的人,這個世界只能讓我選擇這麼樣的活著。
台灣的原創影集《 Mr. Bartender 》用著生硬的對話來解析中生代和新生代對於各自對於這個共同生活的世界的看法,當中的謝祖武說到:「每個時代都有自己要越過的山頭」。在今年日劇《寬鬆時代又怎樣》到陸劇《歡樂頌》,都在說著這個時代下的年輕人生活樣貌,而在這些標籤底下,更多是年長一輩的人看後一代的人的感想。在不同的時代背景底下所形成的政治、經濟、教育的方式都有所不同,也因此在與時俱進的體制下所教育出來的人們形塑出各自對事物看法的不同的意見。


「不義的時代 不平等的時代 不滿和不信同在的時代」這段話是出現在於《浪漫醫生金師傅》的第一集開頭,這部看似具有高專業內容的醫療劇,卻意外的透過每集柳演錫所飾演的姜東柱在每一集的旁白當中,用鏗鏘有力的聲音為目前的年輕時代發聲。相對於現在的社會現象,尤其是在韓國當地可以說是更加感同身受,因為線下大家所身處的環境不再是一個努力和回報成正比的時代,更多時候看的是一個人身上的標籤。
差別待遇的時代,比起實力,更是以人脈和背景主宰的時代。就連在對生命都要具有挑戰和克服差別的美德的醫院,也依然存有貴賤之分。
在醫師誓詞當中有段「我將不容許有任何宗教,國籍,種族,政見或地位的考慮介於我的職責和病人間; 我將要盡可能地維護人的生命,自從受胎時起;即使在威脅之下,我將不運用我的醫學知識去違反人道。」,《浪漫醫生金師傅》的劇情則是讓「權勢」推翻了這段話。金師傅因此隱姓埋名的在偏鄉醫院當中值醫;尹東柱則是從父親的就診順序低於同時進院的VIP而錯失就診機會,然後用著11年的時間、八萬多個小時的廢寢忘食換來醫生考試首席的標籤,但一切卻泡沫在「權勢」底下,因為優秀只是個形容詞,卻讓他依舊是個渺小的存在,然後在一場手術失敗後來到了石壇醫院。
就算是被狠狠地批評我也願意,與其沒有受到任何關注,被狠批可是我的心願。
醫生這職業,是在社會當中我們認為最為頂尖且正直的工作,也因此覺得當進入這個窄門之後會是一帆風順,可在這個職場當中依舊是有著和其他地方無異的波濤洶湧。《浪漫醫生金師傅》的收視率從開播的個位數到現在已經攀升到在首爾圈當中突破20%大關,很大的要素歸功在於整部戲的節奏和走向快、狠、準,然後再加上一點獨有的黑色幽默,就是這幾點的相加讓人看得很過癮。過癮之餘,也會覺得劇中的金師傅每次在直白的毒舌時,那內容就像是在傷口上灌淋消毒水一般,酸澀痛苦同時會大聲咒罵,可卻不會因此招人討厭,因為在面具社會底下,更缺的是有人跟你說真話。


姜銀慶編劇過去的作品,雖然代表作以《情定大飯店》跟《玻璃鞋》走紅,但後來令人印象深刻的都是很些貼近時代女性跟勵志的小品故事,像是《達子的春天》、《必勝!奉順英》、《麵包王金桌求》和《榮光的在仁》。這次的題材固然有加入醫療專業的元素,但透過她對於人物的細膩描寫,要再次打動人心更是輕而易舉,這也是為什麼許多人看著有感同身受。

一部作品的可看性除了劇本外,更重要的是演員的內功。韓石圭的演技讓金師傅變的非常生動,不拖泥帶水的杜做加乘上具有高辨識度的聲音也十分有戲胞,讓金師傅這個人除了有高超的醫術之外,不會因為他脾氣的暴躁而讓人覺得躁鬱不耐。


徐玄振和柳演錫的選角更是貼近符合這個需要多年的鑽研才能有一番成就的職業,因為他們都是大雞晚啼的類型,在超過十年的演員生涯從電視劇、電影到音樂劇無一沒有嘗試,可兩位則分別在《又!吳海英》和《回答吧1994》才把他們磨練已久的演技,透過角色讓大家認識他們。也更別提說劇裡綠葉配角的演員們,各個都是有著長久戲劇經驗的演員,也讓這部戲純粹成為演員們的舞台。



文字撰寫:艾利斯
圖片來源:SBS PD NOTE
資料來源:LINE TV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