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Navigation Menu

【韓劇】史詩規格所打造的韓劇自尊心:孤獨又燦爛的神:鬼怪(도깨비)。


tvN今年就像是顆出奇蛋,不斷帶給韓劇觀眾驚喜,繼年初的《Signal》、年中的《Good Wife》,時屆年底再度推出的《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不僅在編劇、導演和演員都在水準以上的表現,更因為後製的效果加乘為韓劇的製作質感樹立新的里程碑。

在韓流文化襲捲之下,不管喜歡韓國戲劇與否,強烈推薦要看《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簡稱:鬼怪)》這部作品,因為它說的不只是一個愛情故事,而是透過這個故事告訴大家在藉由韓流所打造的音樂和戲劇是如何運用商業模式的彈性來獲取成功的一部作品。

這次《鬼怪》的大受好評,我們可以用編劇與導演、演員與製作團隊來進行討論。這次《鬼怪》的製作是從三年前就開始企劃,然而今年STUDIO DRAGON的成立將金恩淑編劇的製作公司Hwa & Dam Pictures納入旗下,也將這部作為電視台十周年計畫的作品開始進行像化準備。

作為一部奇幻作品影視化在跨度上非常廣泛,人物的時間軸從古代走向當代;場景從韓國國內走往加拿大拍攝,在過去的韓劇拍攝中,通常只能擇一線進行,但《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全部都做到了!透過金恩淑編劇的構想、演員刻劃入心的表現,搭上李應福導演的執行力,因為角色設定已經是非常人,讓奇幻的色彩不會因為誇張而令人感到不切實際,反而在虛實轉換之間令人投入故事所營造出的氛圍。


在韓國,編劇的地位可以說在戲劇製作團隊當中的領袖人物,他們也並非一蹴可及的獲取相對於他們付出的報酬。因為韓國大多的編劇多非科班出身,所以許多人都是透過電視台的招募或是韓國放送作家協會旗下的編劇教育學院培養。根據韓國電視劇行業協會統計,目前有著300名的編劇登錄,想要成為在編劇這條路上走得長遠,需要不斷產出具有收視率的作品才能維持,並也根據他們所提交的作品劃分等級,當中被稱為四大金牌編劇的主要是以寫家庭劇為主的金秀賢、任成漢和文英楠與浪漫韓劇代名詞的金恩淑。

而相對前面提到這四位是從傳統戲劇開始他們編劇之路,在近年也有許多是透過過致製作撰寫綜藝節目或情境喜劇的編劇轉型並大受好評並備受期待的編劇,像是寫出《請回答系列》的李祐汀編劇、《樹大根深》與《六龍飛天》的金榮昡編劇和朴尚淵編劇、《NINE:九回時空旅行》和《W:兩個世界》的宋載正編劇。但也因為有著不同領域的經驗,讓這些作品有著大不同的風格走向,也形塑出各類型的韓劇吸引不同喜好的人。

透過今年《太陽的後裔》所獲取的成功且引領出來的風潮,讓人對於韓劇的製作和發展都有另一層的認識,尤其擦亮了金恩淑編劇和李應福導演的招牌。但是金字招牌也會有被拒絕的時候,像是金恩淑編劇在製作發表會說著:「5年間一直有意找孔劉合作,但他都拒絕我」,而被拒絕的原因其實是因為對於長期轉往拍攝電影的孔劉答說:「是想表現最好的狀態給觀眾,但是拍電視劇會被時間追著跑」而拒絕,但最後還是在與編劇和導演的會面對談後產生信任而接演。

《鬼怪》可以在有線電視台收視率從首播的6%,到隔周翻倍成長到12%,超越了在《請回答1994》的完結篇以及《請回答1988》用12集才養成的收視率,這樣的成績可說是前所未見,除了劇本之外也要歸功於演員的收視號召力。


在今年的tvN在推出作品中,邀請了許多電影演員迴流演出,像是《Signal》找來金惠秀、《The Good Wife》找來全度妍、劉智泰。《鬼怪》更是一次聚集孔劉這位在今年達到三部作品大賣,並以《屍速列車》成為千萬票房演員;金高恩在2012年憑藉《蘿莉塔:情陷謬思》橫掃韓國電影獎項的新人獎,更被評為是最受期待的新女演員。再搭上在劇中發生與鬼怪發生巨大化學效應且邁入第18年演技生涯的李棟旭,整部作品的演技層級拉抬到電影層級。

這樣的風潮不僅於韓國,歐美也大有風行,過去電視和電影的分界線多在於製作費用與規模的不同,但隨著OTT的出現,影集的播出不僅於小銀幕,更可以透過全球各影音平台即時播出,這也讓因為經費所畫下的界線變得模糊。舉Netflix來說,其對外公布2017年的原創內容預算將提高至60億美元;又Amazon找來大衛歐羅素擔任編劇暨導演、勞勃狄尼洛和茱莉安摩爾合作影集,其預算更高達1億6千萬美金。


韓劇《太陽的後裔》花了3.5億臺幣以及《藍色大海的傳說》6億臺幣的製作費來製作,雖然《鬼怪》的製作費目前都沒有公佈,但是透過第一集金信在海上的畫面,在短短五分鐘則耗時十五天的拍攝時間,單這幕的製作費更是突破千萬台幣,也讓人不難推估這次的基本上就是以成為韓劇製作的自尊心為目標,根據首爾經濟的估算投擲的成本可能高達30億臺幣。

但單憑藉演員、導演和編劇還是不足,更需要資金來支撐一切。隨著中國的禁韓令發酵而造成影響,相較於《太陽的後裔》光是依靠賣往中國和日本等國家的版權費以及置入性行銷的投入,基本上就已經打平戲劇製作成本,但《鬼怪》卻絲毫不損製作公司持續投入高成本進行製作。

對於韓國戲劇的製作,從早期由電視台統包製作到後來電視台所屬的PD陸續出走並成立工作室,開始建構起以PD為主軸的來籌畫作品。最後常因為資金所困擾的這些工作室接著又被企業所整併,然後將資源匯集來創造理想中的戲劇作品。

《鬼怪》的製作公司是由CJ投資的STUDIO DRAGON,但它更像是一家擁有大量編劇的平臺,然後針對其提供的內容進行製作的內容供應商。目前旗下它完全擁有全智賢、曹政奭和朴敏英的經紀公司「문화창고」以及打造出《祕密花園》、《紳士的品格》、《太陽的後裔》等作品的金恩淑作家所屬「화앤담픽쳐스(Hwa & Dam Pictures)」。


目前STUDIO DRAGON已經在2016上半年度賣出250億韓元,獲得淨收45億韓元。為了提高製作內容的競爭力,日前已經提交IPO融資的申請書,希望在明年可以獲得6060億韓元的資金。下半年度STUDIO DRAGON更是走出tvN的播放平臺,包含《拖著行李箱的女人》、《通往機場的路》、《藍色海洋的傳說》,都是它製作出品,每一部作品也都有別於傳統韓劇的製作,而是將它做為長篇電影進行拍攝來形塑質感。

就拿《鬼怪》的故事題材來說,該有不少的人會覺得似曾相似,因為情節蠻常出現於言情小說當中。雖然這類小說為了要鞏固市場所以寫了許多露骨情節,但不能不忽視它所擁有的創新力,因為在競爭市場底下,許多作者都寫出各自的風格,當然包含奇幻和架空的類型,整體的架構更是完整的不亞於市面上的主流作品,但因為被歸類於言情小說,使它身上的標籤就將觀看群眾先隔出一道高牆。

這樣的現象不僅文學作品分類中出現,在文化產業當中更是因為各自為政的單位而沒有彙集資源的平臺與格式,在消費市場上則各自豎立無法跨越的結界,讓所有的訊息都變的片段,最後不僅業界間斷聯,更與消費者無法產生共鳴。除此之外,因為出版社為了大幅度的降低成本,大量引進翻譯文學和中國網路文學,使得臺灣作者紛紛封筆或出走往個人誌發展,原本所積累的文學能量也因為成本考量無法走出國門,讓許多的作品在文學海洋中的一艘孤船。

有人說看韓劇就像是把人心目中最夢幻的想像實現,STUDIO DRAGON的出現就是將原本分散的作家進行串聯,提供給他們作夢的空間,然後在他們大膽作夢後施予魔法。韓國影視文化的成功方程式其實不複雜,最主要的架構就在將所有的資源匯集,然後以專業團隊來進行後續的投資接洽與拍攝,少去了藝術工作者們要與陌生的人脈與金流打交道。
STUDIO DRAGON的製作目標不是要擾亂(韓國)國內的戲劇製作生態,而是要創建出一個可以站在全球性媒體集團的肩膀上的基礎。   -CJ E&M數位媒體內容部門代表李德載
MIT逐漸從主役變成承包商,並非沒有製作能力,而是缺乏資源。最近張靚穎耗資千萬所拍攝進軍國際的《DUST MY SHOULDERS OFF》音樂錄影帶,一曝光就獲得歐美媒體的報導,當他所使用的大量特效與創意都是源自臺灣;再看《鬼怪》當中那一幕金信搭船的畫面,那常見於電影當中的規格,出現在電視劇當中更顯得製作團隊的野心。因為對於想要以文化征服世界的韓國來說,對於鉅額投資並不是不心疼,但卻是必須要做的事情,因而在前往目標的路上再痛也要走下去。沒有投入就沒有產出,反觀臺灣也希望不要將視野局限於現下,在被現實綑綁的當下更能夠謹慎引入投資,然後朝目標邁進。




文章撰寫:艾利斯
圖片來源:鬼怪臉書、艾利斯、東亞日報
資料來源:中央日報首爾經濟Edaily
Ψ本文同步刊載於【娛樂重擊】:《孤獨又燦爛的神:鬼怪》:以史詩規格所打造的韓劇自尊心

2 則留言:

  1. 好有震撼力的一篇文章,感謝版大得蒐集能力以及彙整能力,能讓一般迷妹有更深入了解韓國文化產的運作,謝謝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囉
      也是因為你想要更了解而發現了這篇文章,謝謝你的留言,讓寫文更有動力:)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