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Navigation Menu

【韓劇】從《花郎(화랑)》人才教育,照看韓國當代社會與韓流趨勢。


最近熱播的《花郎》該是這波以進軍中國市場為目的採取事前製播的韓劇尾聲,而從整體的反應來看似乎也應驗了之前再寫《步步驚心:麗》所提到的盲點:外銷導向的市場選擇。

在近一兩年有大量的歌手將演員生涯作為副業經營,更因為自身魅力所夾帶的人氣使得製作公司比起正規演員更喜歡採用他們作為主角來製作戲劇,也造就出許多的戲劇呈現青春洋溢的質感卻少了戲劇的核心概念與深度。

《花郎》的故事內容圍繞在韓國歷史上的新羅所創建的「花郎道」制度。在當時的社會有著以血緣關係為關鍵因素地決定一個人的身分與社會地位更甚至是居所環境的階級制度,又稱為「骨品制度」,各階級為了維護自身利益,而不通婚,初期可以維繫社會穩定,但久了則形成社會僵固與矛盾而威脅著社會運作。


介於這當中所生成的「花郎道」則是由「花郎」與他的追隨者「花郎徒」所組成的一種社會組織。在西元六、七世紀的時候,還沒有設立官學以前的韓國三國時代,教育是各國家間著墨的重點,當時高句麗就有藉著共同生活進行教育的形式,希望藉此能夠強化中央集權,百濟則是貴族對於漢學造詣更有精深的認識,新羅則是結束了同時期的高句麗和百濟建立了統一,當中「花郎道」就在近代研究當中被認為是新羅成功的主因。

「花郎」的選拔有嚴格的限制,在一個時代下著名的花郎更是僅有個位數,但雀屏中選的都是擁有端正相貌兼具品德的貴族子弟們,在聚集了他們之後進行文武合一的教育,平時是切磋學問的團體,但在需要戰爭的時候則會成為武裝組織。


除此之外,在歷史文獻中記載著,花郎做學問的方式不僅於是從書本當中學習,更會走入民間與各領域的名家切磋學習,並且積極的與和他有共同理念想法的花郎徒互動。在當時的新羅認為,花郎只追求學問與德性是不夠,還需要結合藝術價值,更需要重視舞樂和詩歌,也因此在戲劇當中才會有著讓他們學習樂理和舞藝的橋段。
以知識為主的應試教育很重要,建造健全的生活環境更重要,而不是只做一個擁有學識而是讓孩子能成為心胸開闊的人。 ───薛民石
「花郎」顧名思義就是面容端正好看的男子,也讓《花郎》的選角在外貌上有著高度的符合,在除了有朴敘俊和高雅羅作為有顏值的演員代表外,當中還有著三組偶像男團的成員參演,包含帝國的孩子們的炯植、SHINee的珉豪和防彈少年團的V,更讓許多人比起劇情所想要表達的內容和演技更著重於演員魅力的這部作品,默默地成為了這部戲劇收視低迷的原罪之一,因為沒有收看的急迫性,尤其比上全集的觀看更多人會喜歡特定的剪輯版本。

就目前播畢的一半劇情發展可以說是非常的中規中矩,多數劇情發展都在意料之內,就劇情主線的發展希望透過花郎們在培訓的過程當中講述「為君之道」所需要有的素質,然後就像是紀錄片一般的穿插各角色家人們的愛恨情仇戲分、旁白還有曖昧,作為整個故事線的推進,但又因推進力不足,使得劇情的發展非常的緩慢,再加上過於現代化的劇情發展讓每一集的內容更像是古代花美男之演員養成訓練班的側拍實錄。


即使如此,《花郎》這部作品還是有著獨特的看點,因為他的上檔時間以及故事主線所講述的內容來說,契合了現在的韓國社會現況,當中更提出了幾項的論點來談「所謂的王者」所需具備的視野和想法以及行動力。尤其由炯植所飾演的彡麥宗設定為是年幼繼位而由母后掌權,在自身沒有王權的情況下,藉由成為花郎的一員而逐步踏上成為王君的道路,這點其實某程度也會令人對於現今的社會局勢感到心有戚戚焉。
我認為世界上沒有能阻止我的高牆,是非對錯就該是要明確地被指出、該摧毀的就要摧毀;如果有身患病痛、脆弱無助的的人,就要想辦法守護。 ───《花郎》
去年朝鮮日報也有刊登一篇關於《花郎與愛豆》的評論將兩者進行連結。因為花郎道和培養韓國偶像明星的練習生制度,兩者之間有著的共同性在於對人才的培養。如同新羅當時以一個位居邊陲地帶且屢遭外患夾擊的國家,最後成為統一新羅的王者的這點,就像是目前積極追求以文化立於國際的韓國,在面對外國的競爭威脅如何用軟實力,透過像花郎的偶像們,讓他們的影響力傳遞給郎徒們來宣傳自身國家的美好,在透過這層意義的解釋是相似的。

如果是從這個角度來去看待這部作品,在除去風花雪月的內容之後所看到的核心,其實又是另一種國力的宣揚。從中也讓人發現,歷史總是會改變自己的形貌然後以同樣的模版再度的出現,也讓唐太宗所說的「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提供讓人能中找尋學習與檢討的方向!




文章撰寫:艾利斯
圖片來源:花郎@facebook、善德女王
資料來源:朝鮮日報
Ψ本文同步刊載於【娛樂重擊】:古代美男養成特訓班-《花郎》:利用偶像IP 敘述韓國歷史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