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Navigation Menu

【韓劇】與《鬼怪(도깨비)》告別的同時,再次回味這個孤單又燦爛的世界。


總結將近萬字的二十篇短文,紀念這段瘋狂追逐《鬼怪》的時間。而一切都是從一句「我愛你」開始...

金高恩。

在斷層嚴重的韓國女演員當中,金高恩的演技真的強大到一種可怕的地步。第一次接觸她的戲劇是從她2012年的《蘿莉塔:情陷謬思》橫掃韓國各大電影節新人獎開始,接著就是年初的《奶酪陷阱》。

對於她可以很精確的演出每個年齡加乘個性不同的角色,原本只是覺得偶然,但在看到《鬼怪》裡的她,在預告中對於她裝高中生的演技覺得生硬,但是看完這段她說要嫁給孔侑的告白的時候,居然被打動了。那是種在青春的時候才能無所畏懼做出的告白,沒有一絲雜質的純粹,然後同時也看到鬼怪心中的震驚跟心動。

要從大銀幕轉到小銀幕,表演方法上還是有所不同,因為電影中的角色成長歷程需要瞬變,可是電視劇則要演出中間的變化。目前還沒有看到她的氣場,但是在和幾乎是可以跟前輩們並肩演出的時候,並非絕對弱勢的演出,這也是這次新增鬼怪的看點。(2016.12.3)

就算自己是神,雖然不是全知全能,但也在他939歲的人生裡從沒那麼的被無力感充斥,因為都沒有收到恩卓的呼喚而變得憂鬱的金侁,讓世界下起了雨。

在沒有被呼喚又想要見到恩卓的時候,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斷的「尋找」。雖然說不想要介入她的人生,但視線總是會追隨著她,然後又在遠方靜靜地望著,可這場雨卻讓他靠近恩卓,除了召喚以外。

當恩卓問著如果下起了暴雨,那金侁該是多麼地憂鬱的時候,他回答:「不是他,是地球在憂鬱」。在我們傷心難過的時候,常會看著雨天,說是老天也為我們哭泣,就像是種替代法,把悲傷轉移。但因為金侁是神,所以情緒會反映在天氣上,反而比平常人更加來的透明,可是在過去不管是人或鬼甚至是陰間使者都在他有意無意之下給隔離,而總是一個人長時間的生活著。面對恩卓的提問,只好把焦點給轉向帶向自然法則,好掩飾自己的心思。

每當畫面轉向孔劉的時候,就像他在發表會對這角色的註解:活得很累,所以在他的特寫當中總會有著厭世感,平常的生活就像是慢動作重播一樣,每個動作都會延長、有著修長的身材卻部會像個小老頭似的駝著背,語氣總是自帶冷氣團的冷靜跟古語,但重點就在他的眼神,因為畫面的停留時間夠久,所以可以看到在眼神流轉當中的情緒,這也是他最有生氣、迷人的時候。(2016.12.11)

餐桌上的風景。

金編所打造的金侁,雖然充滿了人性化的設定,但是在細節上也充滿了考究。一舉手一投足之間都帶著優雅的金侁,是透過時間不斷流逝所積累出來的。

在金侁的家中,六十年來都沒有人造訪,卻擺了這張可以舉辦宴會的長桌,反映出除了是他孤寂歲月的長度以外,還有與人所保持的距離。王黎的出現,該是他漫長的人生當中唯一可以稱得上是朋友的對象,但因為年齡差了六百歲,雖然說在生活裡不斷的鬥嘴拌吵,但是兩個人卻始終保持著主客(尊卑?!)的距離,而這就從餐桌得出一二。

餐桌禮儀等同於一個人的教養,一般人吃飯較是不會過於講究,但是對長期在禮儀規範之下的人來說則不同。當金侁和王黎餘同框出現用餐的時候,絕對是金侁在右,王黎在左,因為「以右為尊」基本法則。但再看到金侁和恩卓一起吃飯的時候,這時金侁在左,恩卓在右,體現了女士優先的原則。

記得王黎說過:「如果金侁是火,那我是冰」,各執於自然現象極端值的一方。在那碟盤裡的食物更是體現每個角色的特質,金侁是需要以火烹飪的肉食,展現他豪放不拘的個性;王黎餘則總是冷湯跟沙拉,有著強烈要求自我管理的個性;再轉看恩卓,吃飯對他來說只是為了填飽肚子不挨餓,正符合她為了在惡劣環境中生存最低要求。(2016.12.12)


我想你。

為了想要對鬼怪有更多一點的認識,恩卓從一落落的書裡找尋相關的連結,最後她選擇了用最簡單的角度-繪本,來尋找金侁。

意外的和德華選了同樣的繪本想要去了解他們所認識的鬼怪,因為金侁和他們所想的鬼怪不同,而是和一般人同樣有著喜怒哀樂,一樣會吃飯睡覺上廁所,該有唯一的不同就是他不常在人面前展現神力。

當恩卓催眠著自己不要再想起金侁的時候,最後還是放棄地跑進書店尋找起那本有寄存著她回憶的鬼怪繪本時,聽到德華手上拿著書嚷著「我要買的是書,不是回憶」的時候,其實這都跟他想要認識的鬼怪有著密切的關係。

繪本所夾的魁北克的楓葉,對長期往返加拿大的金侁來說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可為什麼讓恩卓說不出口,除了是她認識不同於書上的金侁的開始,還有在她悲慘生活中難得的幸福回憶,更因為這樣而不想與人分享。

「人生,走過的是時間, 走不過的是回憶」,過去九百多年的時間,他總是獨自一人的看著他人的離去,因為這是他要承受的詛咒,可不被恩卓招喚而不斷想起兩人曾經的片段,則成了他長久時間以來少有的回憶。(2016.12.13)

保護。

被別人要求保護是金侁最常聽到的請求,不管是在生前或是成神之後都是。在聽到恩卓說他自己就是鬼怪的新娘時候,只是冷淡地問:「你在我身上看到了什麼」,然後在恩卓回答沒有後不帶感情的走開;就連看到恩卓可以跟著他跨越空間的限制來到了魁北克,卻也沒有太多的情緒起伏。

金侁對曾經受他幫助的人說過:「人們總是無法忘懷奇蹟發生的瞬間,一般人總會停留在奇蹟發生的瞬間,然後請求我再次幫助他們,說他們知道我的存在,就好像是把奇蹟寄存在我這裡」,人生就是不斷的的Give and Take,將付出視為理所當然,就像是不斷燃燒的柴火,總有燃燒殆盡的時候,也就是這樣的索求,讓他感到麻痺。

當看到王黎跟金侁同時地出現,恩卓她快速地遮住金侁的雙眼,希望可以讓這個當時被認為是鬼怪的金侁不受傷害,即使不想承認,但這也該是金侁心動的最初。之後在恩卓受到生命危險的時候,跟王黎同走在路上並且在爆燈之下.走向恩卓後將車劈開,同時展現了神的殘忍跟保護。躲進金侁懷抱的恩卓,除了確認恩卓的安全外,帶給他的更是被信任和依靠的安全感。原本熱血的武神,也在經歷九百多年的淡定,透過這一抱而點燃心中的火苗,也該是他第一次守護住他想保護的人。(2016.12.14)

距離。

曾經有人系統性的整理出當一個男人喜歡上對方所不自覺會有的三個訊號,分別是想要更了解對方、會自動報告自己的行蹤以及主動地告訴對方關於自己的大小事。

對金侁來說,恩卓的背景早已經透過德華的調查知道的一清二楚;當恩卓呼喚出他的時候總會說著自己很忙來掩飾(但其實並沒有阿);還有就是在喝醉後告白地說出關於劍的事情,這個他最私密的事情。

在電影《他其實沒那麼喜歡妳》裡面,就會發現到男人其實真的很不會表達自己的喜歡,但可以確定的就像肆一所說的「男人沒有所謂的比較被動,只有要或不要、喜歡或不喜歡」。

所以在送恩卓回家的路上,醉酒的他不斷地抱著路燈打轉,打轉的時候又總是向恩卓靠近,盡可能地視線跟她平視對望,對於恩卓所提的男朋友話題叫她:「不要抱著期待了,因為他不樂意這種事情發生」,雖然沒有將關鍵字講明,但也透過行動把他的心意說個明白,而這一幕的金侁跟恩卓,也是我最喜歡的瞬間。

而說著要將劍在初雪這天拔出,要知道初雪在韓國有兩種意義,一種是許下的願望會實現,另一個則是和喜歡的人看初雪則會相戀不分開,這也該是這個禮拜的故事了!(2016.12.15)

好友。

有人說,金恩淑擅長打造男配角,並賦予他具有魅力的個性,讓他的光芒不亞於男主角。這次的王黎,再次了驗證這個法則,但我想最大的原因在於金編筆下的男主角有了可以傾訴的空間。

每個人都是自己人生中的主角,在其他的戲劇當中想要看到男主角的情感表露,幾乎是除了與女主角同在的時候,否則少有契機可循。但是從《祕密花園》的金祖沅和奧斯卡、《紳士的品格》裡的金道振跟四人幫、《繼承者們》的金嘆與崔永道,還有《太陽的後裔》劉時鎮和徐大英到《鬼怪》的金信與王餘,男主角和男配角就像是個互補關係,尤其不會爭奪女主角的這點,除了讓劇情變得不複雜外,就像是給了男主角一個閨蜜的概念。

這個閨蜜讓男主角可以暢快地把自己的想法全部袒露也把他困惑的一面可愛的呈現。不給白目的意見是重點,但無條件站在男主角這派的這點就像是強而有力的援軍,代表看劇的我們支持著他!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對別人都冷冰的金信卻獨獨對王餘可以火花四射的抬槓,但每當有困擾的時候又會把他當心靈雞湯一樣的來取用看能不能有點幫助。金信跟王餘的搭檔,看起來突兀,更可說各有氣場,最怕的就是各執一方而把焦點模糊,可卻透過他們各種有趣的互動將彼此強勢融合,讓許多人沈船在其中。

不平面的塑造就要靠個人的造化,要當金編筆下的男配角還都是要靠緣分,而李棟旭這次掌握住了機會,原本對他從過去男主角轉跳到男配角感到可惜,可現在看來這決定是對的,因為他演繹出了專屬於他的《鬼怪》。(2016.12.16)


劍。

這把插在金侁心上九百多年的劍,對他來說就像是種懲罰,提醒著他被所保衛的國家殺害,又被憐惜他的人民們所救回,讓他開始永生。

永生,從理性的角度來看可以永續地積累財富,可從感性上來看,則是一次次的折磨,因為要看著自己身邊的人離開,也要不斷地告別一個個曾經是自己的身分。所以希望可以找到鬼怪新娘到達人生的終點。

給予永生的老天說:「只有鬼怪新娘拔出那把劍才能夠結束永生」,但是並沒有說一定要拔,可他堅持趕快把劍拔出的原因到底是什麼?一開始只是為了自己能夠早點離開這個戀無可戀的世界,可當發現恩卓真的能夠看到身上那把劍的時候,除了震驚之後就是自己開始有想要活下去的想法。

就如同他所歸納出的結論:「因為她的笑容就像是一天當中最燦爛的中午陽光,讓人想起人生最後倒地的那一瞬間。我決定了,我要消失,在變得更想活下去之前、變得更幸福之前,為了你,我該做的就是結束這一生。」,像是為了不要帶給他人生離別的痛苦,而這也是喜怒無常的神最溫柔的一面。(2016.12.17)

。安全感

在金侁在面對恩卓的提問否認了自己是鬼怪的時候,恩卓把金侁定義成了「守護神」,而吹蠟燭作為吹蠟燭是恩卓召喚金侁的方式,其實也好像那麼的接地氣,因為這其中的意思就是希望能夠透過那一絲煙縷傳遞心願。

九歲時候的恩卓,在三神奶奶的提醒下知道自己所面臨的家人會很辛苦,但至少那是個避風港;十九歲的恩卓則是遇見了金侁,讓她有了依靠。從她知道自己是鬼怪新娘的時候她就在等,等著鬼怪帶她離開,但是當遇到鬼怪之後,卻依舊還是等待。所以在等到自己心慌的時候,跑到了金侁家門口威脅著要吹滅那看來很可靠,絕對能夠找出金侁的蠟燭。

在金侁家裡的餐桌上方取代照明燈具而是滿滿的蠟燭,除了代表金侁的懷舊,更是現代所追求的高雅生活品質的代名詞;可是對恩卓來說,蠟燭就等同於安全感,所以讓德華將房間裡的長桌擺滿了蠟燭,不是要真的吹滅與招喚,而是希望藉此能夠讓自己可以不再感到是孤單一個人。

可孰不知,蠟燭還有另一層的意義為「愛情」,音同「拉住」,它不僅能在茫然黑夜裡提供一絲光亮,讓人能夠不再徬徨,也是讓他們產生連結的起源,更成為「在乎」的同義詞。(2016.12.18)

眼神。

記得我會淪陷在《鬼怪》最初的原因就在於金侁的眼神,那種平常充滿著厭世感、和王黎對話的時候至少有點生氣、看德華總有種無奈的寵溺,可和恩卓相處的時候卻會充滿著心動的眼神。

為什麼只要五百萬的這個數字,困擾著金侁,只因為對除了擁有「鬼怪新娘」這個稱號外,一無所有的恩卓那就像五億一般的沉重。十九歲的少女雖然會天馬行空,可恩卓不像其他人對他無止盡的索求。當他想要克制自己陷入恩卓的時候,卻又都會因為恩卓不小心的一句話被打動,因為也就只有恩卓不把他當神、鬼怪,而就只是個一般人。

每次到加拿大都像是一再地確認恩卓是鬼怪新娘的身分,從一開始冷漠的否認,到後來會因為這詞而綻開微笑。金侁本來就是個非物理性的存在,可這次他也成了個普通人,會像是牛頓的萬有引力而被吸引,而還是被一個相較於他存在與時間不成正比的少女,開始他的初戀;銀幕前面的我們則是被他眼底的情緒給吸引。(2016.12.20)

名字。

對金侁來說「名字」只是提醒著他又要再一次的面對離別;對恩卓來說,不被陰間使者所知道的「名字」是保命符;對王黎來說「名字」則是他的失去的過去。

金侁身旁的老爺子說過「一位被永遠無法忘記的前世所折磨,另一位則是失去前世的記憶而備受折磨,兩位的存在是彼此的盼望」,都是各自所想要擁有的部分。而編劇又為什麼要放那麼高的篇幅去描述名字的重要性,更多的原因或許是在於名字就等同於一個人,它就像是個被裝上GPS追蹤器的可以讓人去追溯過往,所以當恩卓知道金侁的名字後,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搜尋。

人總是能從姓名看出些端倪,沒有了名字就好像面對著斷線的風箏,看的見卻無法接觸,最後就目送著他遠去,為了不有這樣的結果這也開啟了王黎開始對名字的渴望。

老天會幻化成各種型態,出現在人類的身邊,而它所做的一切又是有它的意義。所以當金侁說王黎沒有名字的原因在於他曾經做過罪大惡極的事情,他的玻璃心瞬間碎裂,可也因為沒有名字而沒有辦法去了解過去。

陰間使者所做的事情就是送人走上最後的那一程,在此之前會確認對方的姓名,然後奉上一杯孟婆湯,希望他能夠好走,但要進入那房間的人更多會是需要先了卻心願。金侁無法被鬼怪新娘拔劍也是同樣的道理,因為就上天來說,這就是個契機,所以讓三神奶奶保住了恩卓的性命,更讓她創造了王黎和Sunny相遇,而一切就從名字開始。(2016.12.21)

我愛你。

這句每個禮拜都可以聽到的台詞,隨著不同的感情賦予了不同的意義。

第一次是恩卓到加拿大時跟金侁的宣告要跟金侁結婚,因為她是鬼怪新娘,沒有任何雜質的一句話,就是這個豐富情感的少女最純粹的話語。當每次看到她和鬼怪的相處,平常在外的精明跟淡漠完全瓦解,也就只有在金侁面前會撒嬌、想更了解他多一點,可這時候不是愛,而像是找到個避風港並且可以毫不保留與他相處的人。

金編喜歡讓自己筆下的男女主角一見鍾情,但誰知道「真心」太過簡單的帶過就沒有了感動,對觀眾而言更需要的是過程。所以讓金侁用四集時間去了解自己對恩卓的想法。雖然是因為鬼怪新娘的身分而有所交集,但卻不希望是這個原因成為心動的原因,所以想盡辦法的想要遠離、想讓自己恢復平靜無波的內心。

第二次的「我愛你」是金侁到酒店把恩卓帶回家所做的告白,這個時候窗外所下起的大雨,不是因為不愛,而是他溫柔的不想讓恩卓在知道自己喜歡他,最後留下她一個人,因為這樣的離別,帶來的痛苦太過深刻。可是孰不知金侁深深地被這句話給制約,仔細看會發現到,每當金侁聽到或想到這句話的時候,嘴角邊總是會微微的嘴角上揚。

第三次聽到「我愛你」是在沒有拔劍成功後,恩卓想要留在鬼怪家而脫口而出的句子。這時候的恩卓認為,將「我愛你」這句話說出口就等同於真正的喜歡,可是對比金侁,她從不知道自己真正的心意。

因為「我愛你」這句話充滿魔力,那是對於喜歡到滿出來的最高表現,而愛有不同的形式,包含親情、友情和愛情。神賜予永生給金侁的這個試煉,又或許只是希望他能夠擁有一段被「愛」所懷繞的生活,而現在鬼怪的家裡似乎都有了!(2016.12.24)

神。

當金侁和王黎在討論神的時候,說道「神總是這樣,就連一隻蝴蝶的出現也都有他的涵義。可是人類經常見到的神,我們卻一次也見不到。」可他們倆的存在在另一層意義上來說就像是神的分身,只不過因為他們活的時間比平常人還要長,所以看盡了一個人的因果,但他們卻無法看到自己的。

神,不管是在西方神話或是東方的宗教信仰當中,都有著層級與掌管領域上的不同。當出現命運之外的發展,又被稱作為是奇蹟,而這就要看自私、善妒又唯我獨尊的神願不願遞出三明治來拉一把。

不管是刻意或是無心插柳,《鬼怪》把生活中傳統信仰加上了許多文學來討論生死以及對情感的表現。但我覺得最好的呈現是把原本既定三神奶奶是慈祥老人的形象,轉變成是一位風情萬種的紅衣女子,紅色代表喜悅,尤其恩卓的出生帶給了她許多的快樂,所以希望她能夠好好的活下去,也再次的說明神會以千變萬化的姿態在人的身邊。

註:扮演三神奶奶的李伊,第一次對她的印象是從白色聖誕節當中的關鍵謎樣女子開始,然後就是兩年前《沒關係是愛情阿》當中因為變性而被毆打的世羅。這幾年雖然電視劇和電影都有接演,但她的形象更被覺得和金惠秀有幾分的神似。

今年更是因為《局內者們》和李秉憲對手戲所說的那句「要不要到馬爾地夫喝一杯莫吉托(mojito)」,不亞於對手氣勢的問話,除了讓她成為今年韓影圈當中的話題人物,並且憑藉這部電影演出獲得大鐘獎的提名。(2016.12.25)

生死。

記得在金侁在聽到說不要拔劍之後憂鬱的跟王黎所提到的哈姆雷對於生死的看法,其實也就是經典的「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a question.」。

它可以有許多的意思來進行應用,但在文本當中更明確的描述是「 The continuance or non-continuance of my existence, is the matter to be examined(我要不要生存下去,真費思量)」。

當金侁做好離開前的準備時所給王黎的囑託是希望把恩卓的記憶洗掉,讓她能夠免去痛苦。可發現恩卓拔不了劍之後開始對「生」產生了渴望。

對於要不要活下去的這點,金侁做了許多的考量之後決定要活下去,想要再跟恩卓過上八十年,但是再和三神奶奶的對話當中知道,當恩卓不再是把劍拔掉的因,自然也就沒有她存在必要的果,所以會開始有一連串的意外發生,越來越頻繁、越來越嚴重,更甚至是會由他親手終結。但能夠確定的是 ,神的試煉現在才是真正的開始!(2016.12.29)


選擇。

《鬼怪》的第九集畫風選擇不圍繞在拔劍所進行的劇情開展,讓整個故事變得更加飽滿,這是編劇、也是作為這部戲劇的神所的決定。

我喜歡《鬼怪》當中並沒有將神的所屬做出區分,而是將神安排出現在人生命當中的每個片段。三神奶奶在出現的時候就曾經說過:「神是自私、善妒且唯我獨尊」,祂將神的形象做了前導,也原本將本是形容金侁的形容詞,能夠放在其他神作運用,更也讓附身在德華身上的神所帶有的狂妄不突兀的原因。

「神,一直都在。」只不過神所給予選擇的權利,總會使人盲目與困惑。對於人生,我們總希望有人指引方向,在一條只有正解,而沒有誤答的路上,又更好的是能夠順著自己的心意,在一個對的時間點。

九百年前的金侁和王黎,前者選擇了戰場,後者選擇了國家,可兩人都太過閃耀的結果就是成了悲劇一場;九百年後讓相愛相殺的兩個人有機會住在同一個屋簷下,是神所作出的決定,但同居生活是兩個人的選擇。不斷在做選擇的兩人與每個人的人生,其實都在改變,而看著這一切發展的神,心中沒有定論,就因人定勝天。(2017.1.11)

記憶。

神所給予的永遠不是選擇題,而是一道道需要論述的提問。

再走入另一段輪迴之前,神的體諒是給予一碗孟婆湯讓人能夠忘卻苦痛的重啟人生,可並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運氣能夠獲得,像是金侁與王黎。

金侁曾說過:他是個勇於接受自己的命運、勇敢面對困難的鬼怪。永生所伴隨的記憶是他最大的痛,當他知道王黎失去記憶的時候,第一個想法就是神依舊沒有給予他體諒,可卻也忘了去看王黎為此所付出的代價。

作為陰間使者,可是犯了天大的罪才會有這樣的懲罰,為此需要先嘗盡兩百年地獄的苦痛才能夠抹去記憶來贖罪。但是在這當中還有更重的罪是自我了斷的罪,也因此最後王黎花了六百年的時間才獲得了忘卻的機會,這對比他能夠消除他人記憶的能力來說,又更是種諷刺。

身為君主的王黎,在短暫人生命當中失去了他所看重的百姓、臣子與他深愛的女人與自己,在這段時間當中飽嚐孤寂更迷失了六百年,然後再繼續他的人生。結果在九百年的時間當中,無論是金侁還是王黎都為了記憶而受盡苦痛,只不過經歷的方式有所不同,到底只想要留下美好的回憶是種奢望,因為那是像煙火般燦爛的瞬間,而愛與痛並存才是真正的記憶,會讓人刻骨銘心。(2017.1.17)

孤單又燦爛。

一體兩面的選擇是在荒蕪且神也不去的地方,每天只能漫步走在寬廣且無邊際的地方,只為了保有那段與恩卓的回憶,而且唯一讓他能夠堅持下去的就是那紙與他最初且最後的新娘所簽訂的合約書。

最後因為恩卓的召喚而回到了塵世,可總還記得神所給予的體諒是讓所有人忘卻記憶,除了唯一要自己做主自己人生的金善。也因此只敢在遠處望著那個他最想擁入懷中的人,然後抱著一絲的希望,希望她有可能記起過往。

記憶總是那麼地令人又愛又恨,沒有絕對的甜蜜,而是伴隨者苦痛,它就像是個潘朵拉的盒子,只要被打開就沒有闔上的安寧,就如同金善所說:「原本只想記住幸福的瞬間,可是因為太愛了,所以全都記住了。」

想要結束永生的金侁,最後依舊走在永生的道路上,面對著身邊人們的來去,這是他的懲罰,可卻不再為此而埋怨,因為也就如同恩卓所說:「因為死亡的存在,才使得生命更加燦爛。」等待的時間孤單了些,只不過這次他不再是只有漫無目標地等待,而是在一次次的輪迴當中等著他的新娘。(2017.1.23)

花語。

「鋪梗」對編劇來說就像是種甜蜜的負荷,在有限的時間還有劇情發展的限制下,還要記得回頭將自己所挖得坑填補,這考驗著編劇的功力。而在《鬼怪》當中所吸引人的除了劇本、拍攝手法和演員之間的火花外,還有在各個階段呼應著劇情而藏在細節裡的花語。

連結著鬼怪和鬼怪新娘兩個人的關係,就從恩卓在呼喚出漫步在蕎麥花田的金侁他所送出的「蕎麥花」所代表的花語是『戀人』,也代表著確認兩個人未來將會發展的關係;然後在恩卓的畢業典禮當中;透過三神奶奶所送的「棉花」花束中代表的花語是『珍惜身邊的人』,因為在得知了神的想法之後,也讓恩卓知道彼此「生」的意義,然後把握在一起的每分每秒;在經過三十年之後的再次相遇,那隨風飄盪的「蒲公英」所代表的花語是『無法停留的愛』,為金侁的等待畫下句點以及他的幸福開啟新的篇章。

在這三句花語也將《鬼怪》的副標-「孤獨又燦爛」做了另一番完整的描述。相愛而成為『戀人』的金侁和恩卓,因為能夠陪伴與守護且「珍惜身邊的人」而感到生活燦爛;可卻也因為那份『無法停留的愛』而變得孤獨。但是這份孤獨在完成與王所約定的使命之後,最後因為有著可以等待的人而變得再度燦爛,然後再度延續前一世的戀愛。(2017.2.2)

人生。

地獄使者對於人生的解釋有兩種,一種是「人有四種人生:播種的人生、向種子澆水的人生、收穫種子的人生與享用收穫的人生。」,另一種是「陰間是個U-TURN」。對於「人生」的意義在《鬼怪》當中總是有著許多的註解,因為是在遙無盡頭的歲月當中所得出的感想。

王黎和金善的故事從一開始就是一場悲傷的戀愛,「悲」在兩個人都太愛對方,可卻沒有機會將這份愛說出口,這也和金侁與恩卓呈現了強烈的對比。因為太愛,所以在幾番輪迴之後還是偏袒著所愛的人;因為太愛,所以就連他轉身而去的背影也深刻的留在腦海裡;因為太愛,所以忍著九年的時間用思念來懲罰兩個對愛陷入太深的人;更因為太愛,所以又在隔了三十年的時間才能無憂的夠牽起那人的手走離因罪而困住的九百年。

在日劇四重奏裡面提到「據說人生有三個坡(さか),分別是上坡、下坡、跟「想不到(まさか)」。最終,恩卓和SUNNY成為了神無法預測的變數,尤其是SUNNY,她的灑脫最後讓神決定讓她自己決定自己的命運,而在她的人生道路上,為的就是再次遇到那個即使痛也要愛著的男人。

在下一個人生中,兩個人的相遇從一台車、一把手銬開始,這不也表示著他們將不受外界的拘束的緊靠再一起,此時,處在於怎樣的人生階段再也不重要,而是他們再次開始相愛了。(2017.2.3)

這是一個懦怯的世界。

這是一個懦怯的世界。
容不得戀愛,容不得戀愛!
披散你的滿頭髮,赤露你的一雙腳;
跟著我來,我的戀愛,
拋棄這個世界,殉我們的戀愛!
我拉著你的手,愛,你跟著我走;
聽憑荊棘把我們的腳心刺透,
聽憑冰雹劈破我們的頭,
你跟著我們走,我拉著你的手,
逃出了牢籠,恢復我們的自由!
 
跟著我來,我的戀愛!
人間已經掉落在我們的背後-
看呀,這不是白茫茫的大海?
白茫茫的大海,白茫茫的大海,
無邊的自由,我與你與戀愛!
 
順著我的指頭看,
那天邊一小星的藍-
那是一座島,島上有青草,
鮮花,美麗的走獸與飛鳥;
快上這輕快的小艇,去到那理想的天庭-
戀愛,歡欣,自由-辭別了人間,永遠!

這是徐志摩在與陸小曼相愛的1925年所寫下的詩,當時因為他們的戀情因為道德與傳統禮教上的不合而受到多數人的反對,進而透過詩來抒發當時被封建思想所綑綁與追求理想未來的渴望。

看到這首詩的時候,想到了熱愛泡書店吟唱改編詩集的金侁。在那段牽著恩卓的手往考場的方向前進的奔跑,該是確定了自己的心意的他最想要做的事情。

不要考慮劍拔出來與否、不管是晴朗的一天或是陰雨綿綿的一天亦是狂風暴雨的一天,就只希望你不會在海的一端獨自哭泣、就拿著象徵戀人的蕎麥花、搭上專屬你一人的二十歲和三十歲的瑪莎拉蒂、最後散步在確認我們關係的魁北克,相認之後,一直一直地走下去。(2017.3.3)

1 則留言:

  1. 鬼怪一劇也深陷其中,如此深刻的感想真的十分佩服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