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Navigation Menu

【韓國】Netflix的韓流文化吸金術,在亞洲市場裡尋覓一線商機。


隨著Netflix揮軍國際的策略,從它啟程的那刻就開始不斷地被放大解釋,而韓流又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呢?

過去一年多征戰在亞洲市場的過程中,面臨無法與在美洲一樣有著順利啟航地開拓版圖,但著實也為各地的影音串流媒體帶來了壓力,並且促使轉型。像是臺灣的CATCHPALY和KKTV等串流影音平台都努力朝著亞洲版的Netflix邁進。


根據今年一月初Netflix官方所提供的業務資料得知,目前全球的訂閱戶已經超過九千三百萬人次。尤其在自身對於劇集品質在獲國際獎項的肯定以及觀眾高度評價的同時,繼續加速於製作原創節目,從2016年的600小時到2017年加碼超過1000小時,並且在製作預算也從50億美元增援到60億美元,比起環球影業硬生多了20億美金。追求國際市場的同時犧牲利潤的這點,讓製作規模和品質為平臺背書的同時也加速甩開競爭者。
剛開始的兩年我們在好萊塢內容著墨,現在我們迅速的拓展,並與土耳其電視製片人、韓國、日本製片人建立關係,在全世界,遍及整個歐洲。 ---Netflix總裁 Reed Hastings
Netflix對於國際市場的經營,一直都在尋找適當的突破口,像是從去年積極地推出《愛情起床號》、《花火》和《深夜食堂》等日劇都大獲好評就可見一班。同樣地,Netflix從去年進軍韓國市場之後,就開始進行布局,比起日劇的拍攝挹注了更多的資金,原因就在於韓流的影響範圍幾乎涵蓋了整個亞洲,雖然在韓國市場擴展的過程當中因為當地所著重的在地化內容並且都有相互配合的平臺播放,導致內容增量上遇到瓶頸,但這也不減興致,這一切的目的都在於立足於韓國市場的同時,也鎖定它礙於法規額無法進入的中國市場,即使因為禁韓令的發酵,也難以阻止韓流以文化滲透在各地。
韓流因為有高產值和可看性而愈來愈重要。 ---Media Partners Asia執行董事Vivek Couto
為此,所踏出的第一步就是投資5000萬美金於韓國導演奉俊昊所執導《玉子》,這部由Tilda Swinton、Jake Gyllenhaa、Lily Collins和Paul Dano聯合主演的作品,將在今年六月在平台上播出之外,目前也僅有確定韓國是唯一會登上大銀幕的國家。



去年12月Netflix也和有線電視台channel A簽屬專屬合約,將曾製播的作品放在Netflix供超過190個國家的會員觀看平臺上,同時也大量更新了許多的韓國電影。但要說做的作突出的一步就是購買同樣是去年底由KBS首部由李光洙、庭沼珉和金美京等人所主演的網路劇《心裡的聲音》,它的播放管道除了電視台之外,就是韓國國內最常被使用的影音平台Naver Cast播出,然後在今年2月開始透過 Netflix 向海外輸出。


在積極地跟韓國國內商談版權同時,Netflix更是希望藉由優秀的製作方除了融入當地更能打造口碑。最先打頭陣的找來《Signal》的製作人操刀翻拍人氣Webtoon《Love Alarm》。由外國資金挹注拍攝這對於韓劇製作來說不是頭一遭,像是在去年韓劇《月之戀人-步步驚心:麗》由環球影業投資拍攝、由宋康昊和孔劉主演的電影《密探》則是華納兄弟首度投資於南韓的影視作品,這也再次證明韓流所帶來的影響力使海外資金不斷地湧入韓國影視文化。

除此之外, Netflix也和撰寫《Signal》縝密劇情的金恩熙編劇以及電影《隧道》的金成勳導演合作打造懸疑古裝劇《Kingdom》,這部作品也是金恩熙編劇早從2011年就開始籌備的作品,前述兩部作品的期程也都希望會是在2018年播出而製作。
唯有找到獨特性才能國際化,去模仿別人永遠不會變成別人。那這次合作其實提供了一個機會,讓我們看看把自己的東西放到不只兩岸、而是國際的位置上,能有什麼可能性。 ---《通靈少女》導演陳和榆
為了拓展版圖與耕耘在地化,與各國當地電視台以及影視單位合作,已是現今 OTT 影音平台經營趨勢。像是跨國傳媒FOX在進軍香港則祭出一集800萬港幣的製作費並找來黃秋生和惠英紅所主演的《心冤》以及劉德華監製的《香港華爾街》等作品,將流往電影圈的演員召回小銀幕;HBO Asia 和公視合作重新改編原在學生劇展的作品為《通靈少女》,更是該單位第一部使用拍攝地語言並且與合製單位共同首播的作品。Netflix 也不遑多讓地在台灣與凱擘影藝合作,像是汪東城主演的真人版《櫻桃小丸子》、蔡康永執導以及小 S 主演的《吃吃的愛》等都是雙方共同產製的作品。


面對中國高牆的阻擋,讓Netflix不得其門而入的同時,卻也因為它的國際化而開了另外一扇窗,像是由韓國FNC娛樂子公司自製的《My Only Love Song》,在原本是要在中國騰訊視頻上檔的情況下,因為禁韓令而變得遙遙無期,最後選擇解約投向Netflix,向更廣大的市場公開。
未來 10-20 年有線電視將會走入歷史,網路電視的時代將到來。 ---Netflix總裁 Reed Hastings
在破壞市場結構的同時,除了打破電視、電影的製做規格的框架,更逐步地藉由不斷強化自製影視品質,提升觀眾對於質感的要求,並且把觀眾的視線從電視移轉到網路裝置,也對於觀眾的定位能夠有更進一步的定義並提供相對應的服務,這是Netflix運用大數據分析所得的最適解,也是解套台灣影視疲弱的唯一解。




文章撰寫:艾利斯
圖片來源:KKTV官網、心裡的聲音官網、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