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Navigation Menu

【韓劇】《三流之路(쌈,마이웨이)》用柔焦的鏡頭取景,述說平凡的卑微日常。


人生的活法有千百萬種,尤其在社群網站當中更是可以看到他人光鮮亮麗的生活,在這樣的刺激底下,能在平凡的生活中活出個令人羨慕的小確幸也成為了趨勢。

小時候最常出現的作文題目「我的夢想」,隨著生活環境和方式的改變,可以說是一變再變,到最後被現實磨去了稜角和形狀之後,又能被稱作是夢想嗎?更多的時候是「現實」的條件被拉扯,如果有追求夢想的條件,又有誰想要放棄呢?
裝作沒有夢想,反而活得更好。 如果有了夢想,人心就會變得微不足道。───三流之路
 《三流之路》,說的正是這樣的故事,一群人走在妥協於生計,而沒有追逐夢想的人生路。「三流」感覺像是將人劃分了等級,劇名的韓文《 쌈,마이웨이》,當中的「쌈」是「싸움(打架)」的簡寫,也有著奮鬥的意味;另外又可以用韓國特色飲食菜包肉和包飯來解釋,在沒有含著金湯匙的背景下,人生路上要不斷地奮鬥打拼,然後啃咬著扎實而溫飽的一餐,然後在被背景、經驗和能力等情況包圍下努力生活著。


畢業出社會後,最怕的該是像同學會之類的聚會,原本單純的同學關係也不再是平行線,從物質生活較勁到感情世界,只要可以拿來說嘴的無一不被放過,更令人覺得煩躁的是明知故問以及用憐憫的態度對話。而用「平凡人生」的主題來追求觀眾共感的《三流之路》,用著一段段的劇情觸動到了現在努力求發展的青春二十代。
同學會惟有事業發達婚姻幸福的人,才覺得那是一場開心相聚的盛宴。尤其,當你到了這個時候還沒結婚或已經離婚,那麼這類聚會根本是披著歡樂相聚外皮的集體宰殺秀,而且恐怖的程度還會跟隨年紀逐年遞增。 ───米果
 「努力就會有所回報」,這放在現代青年的身上,不再是一到是非題,而是在許多外在因素的加乘後成了一道沒有正解的問答題。「我很滿意我的生活,你們憑什麼瞧不起我的人生。」這段話是崔愛羅在參加同學婚禮的時候最先遇到的窘境,對照起有留學、有男友和有體面的工作所定義的光鮮亮麗,她即使每天要辛苦地笑容滿面站客服,可全憑自己能力所掙換來的生活,為什麼要被憐憫;還有為了要幫朋友主持婚禮而當起替身主播,非本意的同時在被發現之後,更在背後被貼標籤認為是來撈金的輕視,那種屈辱感在心裡發酵,只不過最後有人幫出氣而解決,可更多時候的我們則只能心酸往內吞。


比較級的事件一再的發生,從求職上的不平等的條件和關說和年齡歧視,還有「付費就是老大」而被無視的服務業的尊嚴,這些種種都不斷地加深《三流之路》所描寫的平凡小人物的生活景象。
像是我的、可又不是我的,卻好像屬於我的你
像是你的、卻不是你的,可又好像屬於你的我 ───昭宥&鄭基高<썸(SOME)>
在生活描寫之外,還有著廣大迴響的在於情感面。看到高東萬安慰崔愛羅的片段的時候總會第一聯想到多年前《我可能不會愛你》的李大仁和陳又青,只不過現在才發現,原來當初的大仁哥和又青姐是人生勝利組,而《三流之路》的高東萬跟崔愛羅則是俗稱的魯蛇寫照,只不過編劇沒有給他們絕路,反而是透過周邊人物對主角們的高度評價,告訴觀眾他們還有能夠當成救命稻草的天賦。



相較於配角金洙萬和白雪熙所面臨的問題,則是再更貼近了適婚族群的描述。面對著已經像是家人的另一半,更希望還能有著當初戀愛般的悸動。走向婚姻不是兩個人的是而是兩個家庭的事情,隨著走向穩定的生活的同時,卻也會有「好心」的家人想要促使走條康莊大道,面對的誘惑的壓迫的掙扎也不比「現實」條件所賦予的限制要來的小。

人家總說:「愛在曖昧不明時最美麗」,擦出的火花也因為這種灰色地帶變的更加耀眼,但是那種缺乏安全感的心情,放在人生當中則是最大的折磨。不斷運用對比的<三流之路>就像是讓大家跟著演員們一起搭上蹺蹺板,體會起浮不定的喜怒哀樂,然後用專業的打光柔焦技術透過鏡頭,看待這個經過美化的社會百態。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