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Navigation Menu

【韓劇】河伯的新娘(하백의신부):網漫改編趨勢與新興演員崛起的連鎖效應。


或許是《鬼怪》提高了大家對於浪漫愛情喜劇的標準,在最近上檔並在宣傳上總會相提並論的《河伯的新娘》卻成了代表性評價兩極的作品。

這次的劇本撰寫找來成功改編《未生》的鄭允晶作家,搭配《仁顯王后的男人》的金炳秀導演,整體作品更多被挑剔的地方則是在演員的演技上,原因更多是因為這部作品啟用了在廣告圈當紅的偶像演員和模特演員作為主役,比起過去幾部作品有著長年累月的演藝經驗的演員來說,在整體觀看上最會有種生疏感,可這也是近年韓國新生代演員斷層嚴重的情況下常見的問題。



在韓劇剛開始進軍海外市場的上一個世代,韓國國內演員的養成經歷當中多會在長壽連續劇或是以季度為製作的情境喜劇當中軋上一角,像是《順風婦產科》、《學校》、《NONSTOP》和《無法抵擋的high kick(搞笑一家親)》,現在看來都是眾星雲集的電視作品。然後在經歷過這些作品的洗禮後慢慢地從配角開始晉級成為主演,現在的韓流巨星們也有生疏的時候,但現在所看到的他們更多都是經過十年以上的作品所洗鍊出了專屬的演員魅力。

韓劇從早期的原創劇本,到現在以改編小說和漫畫的改編為趨勢,尤其是在短篇電視劇(20集內)更是成為當中的大宗;要說完全的原創就會在周末的中長篇(40-60集)家庭劇以及每天都可以看到灑狗血劇情的日日劇。不同類型的電視劇製作方式和演員上逐漸地有著難以跨越的界線,而這也使的在各類電視劇中所鍛鍊出的演員很難遊走於各類型當中。



像是在2014年因為《來了!張寶利》獲得MBC年度大賞的李幼梨,曾經在2015年在和李東健攜手在tvN轉戰短篇網漫改編的《愛情逆轉勝》,可惜最後收視慘澹坐收。重回家庭劇戰場之後的她開始大放異彩,並且在今年的韓國消費者論壇所公布的年度品牌大賞當中獲得年度女演員的獎項;而今年也明顯地看到家庭劇在演員的選擇上有所改變。


今年度KBS接連上檔的周末劇《月桂樹西裝店的紳士們》和《爸爸好奇怪》收視率平均超過25%,最高收視率也都有超過30%,劇中則是分別找來車仁表、李東健、李準和花英等人在當中擔任要角,人氣演員的流動開始成為了新興的趨勢。因為在中長篇戲劇劇累積之下,不僅在認知度還有戲劇鍛鍊上能有所成長,更重要的是比起短篇所重視的演編導所產生的爆發力,更重視戲劇間的協調性。

正也因為如此,面臨斷層嚴重的韓國演員,經歷豐富的演員們爭相挑戰大銀幕並且減量演出的同時,也是各電視台增產製作電視劇的時候。此外,短篇連續劇還要扛下主役的壓力,也成為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新興演員們的機會。

這時候網漫的改編和選擇人氣演員,開始由新興並擁有多重身分的新星們挑戰,也因此在除了校園劇和網路劇之外,電視台的浪漫喜劇開始成為了年輕演員的練功場,因為比起找來忠武路的低知名度的實力派演員,同時身為偶像與模特的演員本身所具有的人氣,成為他們成為主演的重要籌碼,因為這凝聚力會生成收視率的底盤對投資者來說更具有高投資報酬率。


根據韓國KT經濟經營研究所的資料統計,單是2017年韓國國內的網路漫畫產值高達5800億韓幣(約156億台幣);首爾科技智庫Digieco更預估這波由網漫帶來的周邊效益產值會在2018年達到8800億韓幣(約237億台幣)。這產業的推動除了韓國國內有眾多的網路漫畫平台提供作者發表、並且也有專業教育單位進行相關產業教學,同時還有政府機關與民間企業的投資合作,讓網路漫畫的產業不再局限於虛擬世界,而是得以有計畫地進行影視化生產作業。

漫畫的改編的影視作品,早在2000年代所流行的韓劇當中在世界各地刮起旋風,如《浪漫滿屋》與《我的野蠻王妃》都是經典。近期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同為口碑職場劇並且成為大量網漫影視化分水嶺的《未生》、第一部事前拍攝完成的《奶酪陷阱》,還有今年話題熱度高的《心裡的聲音》和《大力女子都奉順》。

在韓國看《河伯的新娘》片頭的時候,除了有tvN金字招牌的「studio dragon」的製作掛名,更加顯眼的就是有政府單位「韓國漫畫影像振興院」的支援製作呈現。這並不是第一次在電視劇作品中出現,像是由成勳和宋枝恩主演OCN首部的浪漫愛情劇《焦急羅曼史》也有同樣的字樣(單位支援)出現。



韓國政府單位的支援從1998年將文化產業做為21世紀的發展重心後,陸續在1998年制定基本法以及2012年的《漫畫振興法》,在今年度更是分別在韓國文化內容振興院、韓國漫畫影像振興院與漫畫相關連協會共同爭取到百億韓元的投資協助。振興院也成立基金並積極地與CJ集團和KAKAO共同投資,每年預計製作20部改編作品,而這也是為什麼近來可以多到許多網漫改編的主要原因。

《河伯的新娘》就像是這一系列連鎖效應的代表作品,兩極的評價主要原因來自於它的演員選擇相較於習慣總以實力派演員作為基底的電視劇,反而一眼望去都是多數人陌生的新生代演員。不被認為有扎實的演技,而是像搭上直達車成為主演,又因為題材選擇上和《鬼怪》相似更被做為比較的對象,但是就實際狀況來看,兩者從製作的規模還有目標族群的設定上來說可以說是完全的相異。

雖然是啟用年輕演員而少了因為歷練所能夠帶來的演技上的餘韻,卻也讓生疏成為它的武器,將人物特性以此更強調的刻劃在觀眾心中。看著編劇讓劇中的演員以跳脫身為人的身分,細膩地觀察身為人的好與壞,還有在面對困擾時會有的行為和解惑。沒有濃厚的說教意味,而多是開放式的填答會給予方向的這點,其實也會讓人在跨越演技這道門檻後感受到思考的樂趣。


這不是一部給追劇人的作品,而是面向於想要放鬆無負擔的觀看由他們所喜愛的歌手和演員所展現的青春洋溢。此外,再搭配觀眾更多對自身所喜好的演員進行關注的原因,搭配好的取景拍攝也成為了這部可以在收視上維持平盤不掉的紀錄。

網路漫畫改編的題材已經逐漸地成為韓劇拍攝的題材主要來源,除了能夠有深刻社會反省意義的刑偵劇之外,其實更多嘻笑歡鬧劇情成分的浪漫喜劇很難找到年齡相符合且吸引實力演員的出演。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許多的題材勢必落在這群新生代演員的身上,雖然說演編導這戲劇練成的鐵三角很重要,但如何用不同的角度去觀看作品也考驗著觀眾的能力。




ω文章撰寫:艾利斯
ω圖片來源:河伯的新娘2017@facebook、HIGH CUT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