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影】浴血圍城88天(안시성):以華麗特效打造無畏不退讓的韓國電影。

2018-11-26

一年當中產製數百部的韓國電影中,你知道大概只有約十來部的電影有著百億的製作費嗎?

在資源極度分配不均的電影環境下,除了口碑之外要爭取的就是票房,而巨額製作費的目標就是希望人氣演員搭配好特效進而可以吸引觀眾進場,確保可以獲取高額的回收。尤其在今年最競爭的韓國中秋連假期間,更是同時間就有著金明民主演的《物怪(물괴)》、玄彬和孫藝珍的《協商(협상)》、池晟與曹承佑的《明堂(명당)》與趙寅成的《浴血圍城88天(안시성)》,競爭今年度的電影票房,可見對於票房爭奪的壓力。


作為今年度最高額製作費的《浴血圍城88天》在上映半個月後,成為今年度韓國當地電影票房第二名,因為第一名是僅次接續《與神同行》風潮,並且在今年暑假上映後躍升成為韓國電影史上票房第二千萬觀影人數的《與神同行:最終審判》。

《浴血圍城88天》的『安市城』在朝鮮歷史上總共出現過兩次,一為隋煬帝時,一則在唐太宗時,中國皆曾留下侵略高句麗的紀錄,並於安市城決戰,但在高句麗滅亡之後,安市城便在也不曾出現在韓國的歷史上了。

但是這段簡短的歷史出場,卻影響了許多影視作品對於唐太宗的描述,因為韓國人們將高麗時期李穑的詩歌《貞觀吟》當中一段「謂是囊中一物耳,那知玄花落白羽」(玄花指唐太宗的眼睛,白羽則為中箭)與中國明代小說《唐書志傳通俗演義》中所出現的城主楊萬春串聯一起,成為韓國歷史當中常被流傳的一段英雄傳說,也是常常唐太宗在韓國的影視作品出現時會以獨眼形象的緣由。


在電影的開始,華麗的兩軍對戰揭起戰爭的序幕,絕對是近年韓國在特效後製處理上的最佳表現(並以特效入圍青龍獎最佳技術),更會讓人聯想到2006年的《300壯士:斯巴達的逆襲》,同樣是以懸殊的武力人數差異對比戰術的應用來取的成功的故事。只可惜,將近八成的時間都在戰爭場景當中,作為劇情點綴的感情支線沒有豐富主角特性,反而像是在各自表述自己的人生故事,成為最可惜的地方。

但不得不說,在戲劇類型主題與電影中濃厚的民族主義的宣揚,打中了在韓國當地的觀眾族群。根據韓國電影委員會所製作的2016年線上電影消費者調查報告 當中的數據顯示,會到電影院觀看電影的人,40歲以上就佔了50%以上,又同年度根據臺灣經濟研究院的2016影視廣播產業趨勢研究調查報告 發現臺灣觀影主力在20-40歲,佔55%,可以說是在主要的觀影族群上也有抓住當代族群的觀影目標與特性。

我們沒有學過如何退讓!我們沒有學過如何屈服!我們沒有學過如何投降! 
而透過《浴血圍城88天》的投資和回收來看,也會發現到韓國電影製作上其實也開始遇到瓶頸。215億韓元的投資,預估需要有560萬的觀影人次 才可以達到損益平衡的情況來看,相較於韓國有線電視台的年度大戲可以啟動400億的投資並且在播出前就以達到損益平衡,又韓國電影固然無法與海外電影的高成本製作與行銷相比擬,更有著語言別的差異,但是也努力在以寡制眾的市場下希望可以留下一線生機。




ω文章撰寫:艾利斯
ω圖片來源:NAVER

沒有留言: